网站首页茶油的价格与市场栏目 》信息内页

国内油脂企业如何应对外资冲击

 
  在逐渐主导甚至控制了国内的胶卷、日化、零售等竞争性领域后,跨国公司开始向农业、能源、机械等基础性行业进军。大豆产业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当外资在国内大豆行业“攻城掠地”逐步推进的同时,国内油脂企业何去何从以及如何培育与外资“共生”的能力,如何在扩大规模和谋取效益之间寻找平衡,是目前国内油脂企业亟需破解的关键性课题。
  一、国内油脂行业发展现状
  1.跨国集团控制了中国压榨行业60%以上的份额
  垄断中国80%的进口大豆货源、占有中国国内压榨能力60%以上的A(ADM)、B(邦基)、C(嘉吉)、D(路易达孚)、丰益国际集团五大巨头对国内压榨行业的控制达到了空前的水平。截至到2006年底,全国300吨/日以上的油厂,日加工能力总和是28.5万吨,年加工能力约8500万吨。其中外资控股或参股油厂日加工能力11万吨左右,约占40%,全部经营正常并有继续扩张之势,运行情况良好。其余国有和民营企业的加工规模中,已有6.5万吨左右的日加工能力处于停滞属于无效能力。现在全国大豆年实际加工量是3000-3500万吨,外资企业则占2000-2300万吨,占比65%以上。
  2.跨国公司对压榨行业的蚕食仍在继续
  2006年跨国公司对国内压榨行业的蚕食仍然在继续,2006年1-2月嘉吉在南通分别新建和租赁的油脂厂日处理大豆共8000吨;2006年6月:美国邦基公司并购南京华农公司正式获批;2006年6月21日:外资油籽加工项目嘉吉粮油榨油厂在南通建成投产;2006年10月12日:美国嘉吉收购广东丰源粮油集团;2006年10月:来宝集团以18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重庆和龙口两家油脂公司,日加工能力共5600吨。据悉,2007年益海集团将分别在广州、江苏、新疆等地新建数座油厂。跨国公司在并购了中国众多大豆加工企业之后,仍在大规模地并购和新建油厂,一是看好中国强劲增长的需求(预计未来3-5年中国大豆需求仍将以10%以上的速度增长),想提前分得全国各有利于全面控制成本及消费需求大的市场的份额,并获得“先入为主”的市场优势;二是想迅速恶化国内压榨环境,挤垮中小企业,为赚取垄断利润铺路。
  3.压榨行业的“马太效应”愈加明显
  目前,国内压榨行业是好的愈好,坏的愈坏,多的愈多,少的愈少,“马太效应”(MatthewEffect)愈加明显。各种有利的社会资源都在向比如:益海、路易达孚等跨国公司在中国的企业及中粮等企业集中,另外,由于他们具有较强的资金实力及丰富的全球控制风险的经验,他们在市场的运作中游刃有余,赚取了丰厚的利润。而很多国内的企业则破产的破产、被收购的被收购,勉强生存下来的也有很多经营状况每况愈下。“马太效应”的出现会加快国内油脂行业整合,会使国内垄断格局愈加明显,油脂企业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
  4.跨国粮商有涉足油脂相关行业,延长和拓宽控制链的趋势
  外资在逐步控制中国压榨行业后,他们并没有满足,正在延伸和拓宽在中国的产业控制链,正欲或已经抢占中国越来越广阔的饲料、食用油及米面等市场。据悉,世界500强企业——美国嘉吉公司在中国拥有了10多家生产嘉吉饲料和农标普瑞纳品牌的饲料厂后,仍正在或将要在中国新建数座生产农标普瑞纳品牌的饲料厂。又比如,丰益国际收购嘉里粮油后,嘉里粮油旗下以“金龙鱼”为代表的油料品牌则占据了国内食用油市场45%以上的市场份额。嘉里借助“金龙鱼”品牌强势影响力,在中国打造米面等粮食著名品牌的战略也欲再次启动。我们可以设想一下,等到将来如果我们原料在外被人控制,压榨环节利润微薄、竞争激烈,下游需求和市场被人左右,那时我们的出路在何方?
  二、外资并购国内油脂行业的深层次原因分析
  1.全球经济走好是外资并购国内油脂行业的外部原因
  近几年,外资并购国内油脂行业是全球并购浪潮中的“沧海一隅”“冰山一角”。从2004年开始,新一波的全球并购狂潮愈演愈烈,全球客观环境的变化以及经济复苏是促成众多并购案的本质原因。2003—2006年,世界经济连续4年保持5%左右的快速增长,成为最近30年来增长最快的时期。经济复苏,得到了股市的正面响应,许多公司的股票开始升值,这给各跨国公司的投资计划带来了多种可能性,增强了全球大公司进行商业并购来扩大市场份额的决心。这次全球范围内的并购多为同业之间的强强联合,以着眼战略部署、占有更大市场份额和技术客户资源以及提高运营效率为目的。中国油脂行业的当时的整合契机和巨大的市场需求增长潜力使它成为这次全球并购浪潮中众多跨国公司“青睐”的对象。
  2.内部原因驱动,国内油脂行业并购整合有其必然性
  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根本。自2002年以来,国内油脂行业发生了一系列根本变化。一方面,由于阶段性高额压榨利润的存在导致了国内大豆压榨能力严重过剩,出现了过度竞争,行业常年平均开工率不足50%;并且,由于中国大豆的进口依存度较高,2003年的大豆“风波事件”使国内众多大型压榨企业因巨额亏损而宣布资不抵债,处于破产的边缘,出现了行业整合的契机。另一方面,从行业规律的角度来说,整合也是行业发展的必经阶段。格雷姆-迪恩斯提出了行业整合周期理论,认为任何一个行业发展都要经过四个阶段:起步阶段,积累阶段,集中阶段,联盟阶段。国内油脂行业也不可避免,在经过起步阶段以后,必然向积累阶段和集中阶段发展,市场集中度会逐步增大。关键是这次整合由谁来完成,是由国内油厂完成还是由外资企业来完成。由于国内外油脂企业在资金实力和国际整个产业链条上分工的差距,使得这次整合是由外资企业完成的。
  3.并购中国油脂业是跨国粮商重组全球行业分工体系的需要
  经济全球化与贸易自由化是当今世界不可阻挡的趋势。全球化一方面可以使企业拓展市场边界,使他们更有必要和可能扩大自己的市场范围,追求规模经济;另一方面由于比较优势和“产业梯度”的存在,使得企业在全球范围内完成分工协作体系或者实现国际产业转移成为可能。外资并购中国压榨行业可以说不仅是为了追求规模经济和盈利水平,更是为了重组全球范围内的大豆产业链条分工体系,把技术含量低、产品附加值低、实现整个链条利润的末端环节转移到了需求潜力大的、资源成本低的中国。随着世界大豆产地的中心逐渐转向南美,这种南美产大豆,美国卖大豆,中国用大豆的格局将会愈加明显。
  三、国内油脂企业应对外资冲击的策略
  1.摆正心态积极应对外资的挑战
  既然我们不能把外资挡在门外,那我们就要学会怎么与外资“共生”,另外,我们也应该认识到行业的并购与整合是行业必然要经过的阶段,是油脂行业今天发生明天将继续的现象。以往在欧洲、日本发生的故事,同样的故事没有理由不在中国发生。当然,面对外资的冲击,国内企业感到“危机重重”是必然的。但是,当务之急是消除担忧、消除恐惧,以学习的心态看待外资的冲击,并加强壮大自身实力,在“做精、做细、做透”上下功夫,充分发挥我们所占据的先入为主的优势,同时加快自我创新来积极应对外资的冲击。
  2.油脂企业规模扩张的同时要防止“规模不经济”
  规模不经济分为内在不经济和外在不经济两种。当一个企业由于本身生产经营规模过大而引起产量或收益减少时,称为内在规模不经济,其主要有原因:管理效率降低、各种费用增加等等。一个企业的生产经营规模容易上去,但管理水平的提高不是“一蹴而就”的。我们国内油脂企业在面对跨国公司的大规模并购,加快国内企业间资源的重组、并购和整合,尽快组建中国的大型企业集团是重要的应对策略之一。但每个企业的不同发展阶段,都有一个最佳规模点,我们油脂企业在扩大规模的时候一定要力求变“大规模”为“有效规模”,使管理水平同步增长,防止管理不经济的出现。
  3.建立油脂饲料上下游虚拟的“利益联合体”
  经济联合体是我们熟悉的字眼,建立各个层面的经济联合体将是21世纪的主旋律。建立上下游产业“利益联合体”也是行业发展的趋势,目前油脂行业上下游联结的程度低,彼此抵抗风险能力都比较弱。外资垄断国内大豆行业后,对饲料产业(如豆粕的定价)事实上已经构成威胁,饲料产业将会有失去定价权的风险。并且,外资在初步完成对油脂行业的控制之后,已经有涉足饲料行业的迹趋势。因此,油脂上下游产业要充分认识到目前的危机性,加强合作建立“利益联合体”,充分追求“外部规模经济”,实现共同利益最大化,打造上下游长期依存共赢、和谐的产业链。
  4.呼吁尽快确定各产业安全评判标准及处置办法
  关于我国大豆产业目前是否处于产业不安全状态,众说纷纭,各有各的道理,很难统一。出现这种局面的根本原因是,迄今为止我们没有一套针对不同产业的、具有权威性的包括:产业安全内涵界定、评判标准与模型、预警体系、管辖部门、处置方法等于一体的法律或法规。去年发布的《外国投资者并购境内企业规定》也没有对此明确。因此,我们要呼吁国家尽快成立由不同利益群体代表参加的联合小组,起草这套包括敏感产业名单、产业安全内涵及评判标准的法律法规,并且要把关系国计民生的大豆产业纳入进去。
  5.用长远的眼光防止外资“恶意并购”
  目前国内有很多油脂企业被动或主动的选择了与跨国公司的合资。在合资之初,我们就要用长远的战略眼光去分析和处理与外商的合资。多年国际经验的积累,使得外方拥有了先进的管理经验和迅速适应市场的能力。当它们逐渐拥有了中国市场的经验以后,很多就会摆脱中方合作伙伴。中国油脂企业面临同跨国公司合资的时候,要在合资后企业的决策权安排、人员安排、销售渠道控制等方面全面咨询评估和谋划,做出详尽的安排。尤其要防止它们凭借着优势地位,在看似令人满意的价格后面,实施其摧毁民族品牌、垄断大豆行业、充分占据销售渠道的“恶意并购”。
  结论:
  1.并购与整合国内油脂行业是跨国公司逐步实现自己全球战略的重要一环,也是行业内外部原因综合作用的结果,是今天在上演明天仍将继续的现象。从行业的整合周期来看,中国油脂行业目前处于积累阶段,油脂行业的并购和扩张的步伐不会停止,直到行业进入集中阶段,才会有所放缓。
  2.随着外资在中国的逐步推进,跨国公司对中国粮油及相关产业的产品定价方面将会有越来越大的“话语权”甚至是“决定权”,包括粮食、油脂和饲料行业等。
  3.在这种风起云涌,势利冲撞的严峻形势下,油脂行业和饲料行业应该认识到奋发图强、勇于创新、互助合作、共渡难关是我们必然的选择。
  4.有时候我们又不得不承认,一个企业的力量是有限的。外资在中国过去三十年的经济转型中,在向商业社会的转轨中,扮演了外来力量的“角色”,发挥了不可估量的积极推动作用。毋庸置疑,外资已经成为我们经济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未来仍将扮演重要“角色”,永远不会退出我们的视野。但是,在中国那个资金、技术、设备等高度匮乏的年代过去之后,我们到了全社会系统的思考如何合理、有效、有度的利用外资的关键时期呢?我认为到了,在这种情况下,不是成立一个协会或出台一个政策就能解决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