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茶油的价格与市场栏目 》信息内页

大豆协会风云录

      这是一次难产,因为进口大豆和国产大豆利益集团深重的纠葛,中国大豆产业协会足足筹备了4年。
  近期,中国大豆产业协会的组建终于要尘埃落定,但矛盾仍然存在。
  捧场的和缺席的
  1月6日,中国大豆产业协会筹备期第一个全体会议在北京嘉苑饭店召开。会议室不大,农业部种植业管理司司长陈萌山坐在了主席台的中心位置,台下是11家大豆企业的高层,还有从19个大豆主产省、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赶来的农业部门代表。
  事实上,中国大豆产业协会将于今年3月末正式成立,但新协会即将做出惊人之举。
  “我们将在协会成立后,在第一时间对美国大豆提请反倾销。”协会目前的总联络人卢林纲向记者透露。早前缺少协会组织,单独的企业是没有能力提请反倾销的。
  新协会成立后的另一项实质性的动作是,申请建立联合采购机制,向相关部委申请大豆进口权。此前,普通的大豆压榨企业只能通过贸易企业购买大豆,没有进口权限。
  4年前,成立中国大豆产业协会的初衷是,协调种植与加工、种植与进出口的关系,维护中国大豆行业的利益。
  农业部种植业管理司司长陈萌山在筹备会上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成立中国大豆产业协会,是提高大豆市场竞争力的现实需要,它承载着业界对大豆产业发展壮大的期望。”
  虽然在筹备会上有负责人表示新协会将统领整个行业,但在台下的空座上,内资油脂企业的航母中粮集团始终没有现身。显然没有中粮的行业协会是不完整的。
  对于中粮集团的缺位,新协会是这样解释的:“中粮集团一直在使用进口大豆,而中国大豆产业协会更加关注使用国产大豆的企业,所以没有中粮集团参加。”
  而中粮集团公关部刘经理对缺席中国大豆产业协会,给予了记者这样的解释:“不加入大豆产业协会主要是考虑协会是由东北企业发起的,我们的压榨工厂多数在东部和南部,所以加入这个协会没有必要。”
  事实上,新协会的主要发起者是国产大豆主产区的黑龙江九三油脂集团,还有另外10家主要使用国产大豆为原料的油脂企业。而中粮则是使用进口大豆的代表企业。双方利益始终难以调和。
  摆脱中粮牵制
  由于中国大豆产业协会反对进口大豆侵蚀中国市场,中粮集团、主管大豆进口的商务部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等自然站到了协会的对立面。
  由于争议颇多,新协会的申请一度在民政部搁浅。直到2006年9月,农业部终于得到3位国家副总理的联合批示,准予成立中国大豆产业协会。
  据了解,中国大豆产业协会的初衷是由企业代表来担当会长,而国内任何一个企业的实力都不及中粮集团,这对中粮十分有利。最终协会的会长将由原农业部常务副部长,现任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万宝瑞担任。
  此外,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也被新协会摆平。新协会最终采取了“怀柔”政策。“中国大豆产业协会的人已经前来拜访多次了。”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的陈处长向记者表示,“现在我们非常支持新协会的成立。”该商会大豆分会的一位副会长将出任新协会进出口分会的会长一职,但进出口权限仍归商务部管理。
  新协会中,中粮的缺席暗示了中粮派与九三油脂派不可调和的利益矛盾。
  其中,新协会将申请建立联合采购机制,向相关部委申请大豆进口权,便直击中粮的利益要害。
  “目前只有中粮等几个大企业拥有进口大豆许可证,中粮是其中最大的进口商,同时也是压榨企业。其他压榨企业想在国产大豆供应不足的情况下,购买进口大豆,便必须通过中粮集团购买,这样一来,竞争对手就完全知道了自己的生产策略,并从中渔利。”知情人士解说了中粮集团与新大豆协会的矛盾,“新成立的协会计划建立联合采购机制,实际是为了摆脱中粮。”
  目前中国超过60%的大豆原料依赖进口,廉价的进口大豆使得国产大豆的价格遭遇打压,国产大豆种植面积减少。
  协会将是行业第三股势力?
  近期,随着嘉里粮油将与益海集团合并,组建中国食用油压榨市场中的巨无霸,外资与中粮开始分庭抗礼。而新协会正在试图成为第三股势力,但显然目前的势力是远不够的。
  为了壮大实力,与嘉里粮油或是中粮抗衡,中国大豆产业协会正在紧急招兵买马。19个大豆主产省以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在筹备会期间,都领会到了这层含义:发动当地企业加入新协会。
  仅在中国大豆产业协会筹备期间,入会企业便已经提出了一百多条行动建议。其中名列榜首的便是,对美国进口大豆提请反倾销——目前美国是中国进口大豆的主要来源地。
  目前以美国公司为主的国际四大粮商:ADM、邦吉、嘉吉和路易·达孚,控制了国际大豆90%的贸易和中国进口大豆85%的份额。新协会认为,目前向进口大豆提请反倾销已经万事俱备,一旦成功,进口大豆进入中国市场前将缴纳巨额反倾销税,并致使进口大豆价格最终与国产大豆价格达成一致,或高于国产大豆价格,让使用国产大豆为主的企业拥有生存空间。
  但是,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技术性贸易措施研究中心理事长夏友富对此却不乐观:“中国进口大豆已经被外资垄断,针对反倾销税,他们可以拿集体涨价相威胁,而中国又依赖其大量进口大豆,最终利益受损的仍是中国企业。”
  唯一让夏友富感到欣慰的是,一旦新协会成立,便可以组织起来,要求政府根据世贸组织相关规则采取措施维护权益,并反对跨国公司垄断和操纵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