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茶油的价格与市场栏目 》信息内页

孙锡良:纠正“转基因主粮”的“五个错误”

孙锡良:纠正“转基因粮食”的几个“错误认识”

/来自中华网社区 club.china.com/

 

/来自中华网社区 club.china.com/

自从“转基因主粮”被批准以后,中国上下已经吵成了一团,然而,老百姓吵归吵,决策者并不为所动,继续选择沉默,这是一个自始至终都表现轻率和错误的过程,是一个将十三亿中国人和中华民族集体绑架的“民族豪赌”,尽管前期我已经说得很多,写得也很多了,但是,在回农村过年(并作调查研究)之前,我想最后就此问题阐明几点看法:

 

第一点:决策者错误地认识“科学”。很多人现在在科学面前都显得很迷信,以为只要挂了“科学”的招牌都不敢违抗,很多人迷信科学家,迷信科学成果,有些人甚至成为科学的奴隶。尊重科学、热爱科学本是一件好事,但是,如果没有正确理解和认识科学,往往会走入“科学的歧途”,科学怎么会有歧途呢?当然有。我给大家提一个这样的问题:谁是能给“科学”下“科学结论”的人?是不是所有新事物都是科学?是不是被公认的理论就是科学?五十年、一百年、几百年以后呢?认定为科学的理论是不是又一定对人类有益呢?“三聚氰氨”是不是以前没有的?是不是现代科学的产品?当然是的,但是,它如果放在人类餐桌上,就成了“杀人工具”。转基因粮食是不是科学?当然是科学家的科学成就,但是,谁能保证它放在人类餐桌上不会危害人类呢?“三聚氰氨”是快速致病的科学新产品,而“转基因粮食”是不是一种“慢性杀手”呢?有些政治人物一提到“新科技成就”就兴奋,好象只有他们懂理尊重科学、热爱科学、利用科学。有些老百姓也是一提到科学就盲从,好象科学家认定的事情还用得着怀疑吗?其实这都是对“科学”本身的一种“半认知状态”,普通百姓认识不足是可以理解的,危害也是局部的,作为决策者,尤其是给十三亿中国人主粮定调的决策者那就不能做一个科学的盲从者,因为你们的错误会把“科学”变成“杀手”。

 

中国为了不在科学研究方面落后世界发展的步伐,搞搞转基因粮食研究,谁也不会反对,但是,研究还没成熟就急于害人就不道德了。实事求是地讲,中国即使全转基因了,中国科学家也不具备领先世界的能力,中国的转基因商业化撑不起科学巨匠

 

第二点:“决策创新”的错误认识。中国自2003年以来,特别强调要把中国变成一个创新型国家,这个出发点和思路本来是不错的,但错就错在“乱创新”,有些决策者为了争当创新的先行者,为改革而改,为创新而创新,把本来很好的事情改得面目全非、千疮百孔,把一些经过反复证明很好、很有用的现成事物创新成危害人类的怪物。现在世界所有国家都不敢把“转基因粮食”作为一个国家的主粮,中国人就是胆大,中国的决策者就是敢于创新,敢于争第一,就是要把它作为主粮,这些决策者到底是受利益所逼搞创新,还是为政绩所累瞎创新,我不得而知,但我知道他们都是不负责任的执政创新,都是置民族未来于不顾的轻率行为,如果未来真的发生问题的话,这些人都是不可原谅的民族罪人。

 

第三:某些决策者非常刚愎自用的“不争论”思维。农业部及相关决策者对于转基因的争论不闻不问,置若罔闻,表面上看是他们对自己很有信心,实际上反映的是他们极度横蛮无理和刚愎自用的心态,他们认为:我们作出了决定就照办,没什么好争论的,争论来争论去不利于政策的执行。有些事是可以不争论,是可以少争论,是可以雷厉风行的执行,但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要这样操作,中华民族的未来怎么可以由你们横蛮无理的摆弄呢?十三亿中国人的餐桌怎么能由你们一锤定音呢?转基因主粮的研究,你们可以定下政策执行,但是,转基因粮食作为主粮你们就无权这么定强压了,这个事不但可以争,而且非得要争论,要长时间争论,要让最大数人都参与进来争论,人类的基本权力是生存权,每个人都有权决定自己的未来生存权,也有义务为自己的子孙后代的生存权着想,“不争论”的思维其实是想操纵子孙后代的生存权,这一点,好象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敢于这样做。

 

第四:“转基因主粮”作为“民族豪赌”。有很多人认为,转基因粮食可能有害,也可能没有害处,为什么不可以赌一场呢?人类社会不是有很多过程都是赌过来的吗?赌赢了,中国也许就成了世界上最成熟的转基因市场了,也许中国就可以主导世界粮食的未来了。但是,大家想到没有,如果赌输了呢?这可不是赌钱啊!赌钱输了,可以重来努力再挣,赌物输了可以再买,赌老婆输了可能再娶,赌经济输了可以过苦日子撑着活下去,赌战争输了还可以卧薪尝胆重头再来,“赌种族存亡”就万万赌不得的,赌输了,几百年后,种族就消亡了,就没有机会了,就不可逆转了。中国的有些人为什么会不顾一切的赌一把呢?还是两点主因:一是赌政绩,赌赢了,将是千古佳话,历史英雄,名扬百世;二是时代悲剧,中国近几十年一直都生活在“赌一把”的思想状态下,摸过去了就过去了,没有摸过去就呛口水再摸。中国这次的赌注实在是下得太大,也下得太猛,并且下得不可理喻,这是拿中华民族在作赌注,我现在不敢说一定会输,但是,几十年后发现我们输了怎么办?谁能怎么办?

 

第五:不遵守决策权和知情权的统一性。我承认决策机构有决策权,同时我也要强调老百姓有知情权,决策权必须是在有可依的前提下的决策,知情权是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知情的,现在两个方面都没有受到法律的支撑,转基因在中国全国人大没有充分讨论和规范立法,没有与世界接轨的形成严格的《转基因研究和商业化法》,决策纯粹是拍脑袋性质,有些人可能会拿出国务院的某些条例出来应付老百姓,但是,我说不行,尽管国务院《条例》具有法律效果,但转基因问题是一个全民性问题,是必须要经过全国人大立法的大事,少数人不能剥夺全体老百姓的权力。老百姓本可以通过全国人大代表表达意见和知情权的,但现在没有这个程序就相当于把老百姓的知情给取消了,纯粹变成少数人的“圈子行为”,这不是依法治国和依法行政的体现,农业部要反醒和认错,必须还真相于人民,纠错误于及时,不可一错再错,一路错到底。

 

今天,我准备回农村过年,并对农村作一些调查研究,在回去之前,我想提醒决策者:“中华民族”是不能作为“赌注”的,这个世界第一,我们可以不要,我们也没有这个资格去要,因为,我们的子孙没有授权让我们这一代人去赌。

 

 

中南大学孙锡良(转载须署名)201028日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