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植物油行业动态栏目 》信息内页

黄大昉王八吃秤砣:推广转基因

 推广转基因,王八吃秤砣!黄大昉:转基因产品和非转基因产品同样安全

    作者: 西方失败   01:15:04 04/12/2010: 

    委员黄大昉:转基因产品和非转基因产品同样安全 

    2010年04月12日08:57 来源:《人民政协报》 

    2009年年底,转基因抗虫水稻和转基因植酸酶玉米获得农业部颁发的安全证书。这是中国首次为转基因水稻颁发安全证书,此后,公众对转基因技术和转基因作物的议论不断,讨论的焦点集中于转基因水稻的食品安全性,转基因作物是否会对自然环境造成影响,相关决策过程是否公开透明并保障了广大消费者的知情权等等。记者就此问题专访了全国政协委员、农科院生物技术研究所原所长黄大昉。

      转基因技术发展趋势不可逆转 

    转基因技术就是将高产、抗逆、抗病虫、提高营养品质等已知功能性状的基因,通过现代科技手段转入到目标生物体中,使受体生物在原有遗传特性基础上增加新的功能特性,获得新的品种,生产新的产品。

      据黄大昉介绍,转基因技术与传统育种技术的本质都是通过转移优良基因进行遗传改良,不过现代转基因技术更精确、快速和可控,将转基因技术与传统育种技术紧密结合,更会大大提高品种改良效率,培育多抗、优质、高产、高效新品种,并可降低农药、肥料投入,对于未来缓解资源约束、保障粮食安全、保护生态环境、拓展农业功能等方面潜力巨大。推进转基因技术研究与应用,是着眼于未来国际竞争和产业结构调整的重大战略,是确保国家粮食安全的重要途径。 

    2006年,我国政府将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重大专项列入《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2008年7月,国务院批准启动了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重大专项。2009年6月,国务院发布《促进生物产业加快发展的若干政策》,提出“加快把生物产业培育成为高技术领域的支柱产业和国家的战略性新兴产业”。2010年中央1号文件提出,“继续实施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科技重大专项,抓紧开发具有重要应用价值和自主知识产权的功能基因和生物新品种,在科学评估、依法管理基础上,推进转基因新品种产业化”。

      对转基因产品的安全评估超过十年 

    2009年11月底,转基因水稻和转基因玉米生产应用安全证书发放,一石激起千层浪,此后围绕转基因产品是否安全的争议一直未停止。近日在人民网所做的一项“您敢吃转基因食品吗?”的民意调查中,5万参与调查的网友有84.3%表示“根本不考虑,觉得没安全感”;只有14.2%的网友表示“如果真的好,会考虑适当尝试”。

      “其实,这是公众对转基因产品不了解所导致的结果。”黄大昉说。据他介绍,我国政府十分重视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工作,是世界上较早制定和实施转基因生物管理法规的国家之一。早在1993年,国家科委就制定了基因工程安全管理指导原则。1996年,农业部发布《农业生物基因工程安全管理办法》,正式实施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性评价和管理。2001年,国务院颁布了《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对各种农业转基因生物及其研究、试验、生产、加工、经营和进出口等各个环节,实施了全过程安全评价和管理。 

    以转抗虫基因水稻为例,经农业部批准,研发单位于1999—2000年开展了中间试验、2001—2002年开展了环境释放,2003—2004年开展了生产性试验,2004年申请转基因水稻生产应用安全证书。除申请单位提供的技术资料外,根据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评价意见,农业部又于2004—2008年指定第三方权威检测机构对转基因水稻的分子特征、环境安全和食用安全的部分指标进行了检测验证。

      “由于这两种转基因产品分别用作饲料和粮食,其安全性评价更为谨慎和严格。整个过程长达10年之久。最终证明这两种转基因产品没有食用安全、环境安全问题,与非转基因产品同样安全。”黄大昉说。 

    黄大昉还表示,“转基因植酸酶玉米可节约2/3的饲料加工成本,显著提高饲料中磷的利用率,还能大大减轻畜禽粪便对环境的污染;转基因抗虫水稻可有效控制螟虫危害而保障水稻增产,并能减少杀虫剂用量80%。这两种产品今后推广应用后每年将会创造超过数百亿元以上的经济、社会和生态效益。” 

    在农业部批准了转基因水稻和转基因玉米之后,有人列举了国外转基因产品“有害”的17个案例,引发大规模的争论。“我仔细研究了这些案例,这些案例可谓事出有因,查无实据,最终并未被科学界认可。”黄大昉说,“最典型的一个案例是1998年英国一个实验室声称转基因马铃薯破坏试验动物的免疫力,之后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英国皇家学会马上组织专家重复试验,发现该试验有6项严重缺陷,主要是试验设计和试验方法不当,有关结论最后被完全否定。” 

    目前要高度重视科学传播 

    最近,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服务组织(ISAAA)发布了全球转基因作物育种产业发展的最新统计资料,2009年全球25个国家商业化种植转基因作物,另有32个国家批准转基因产品进口或进行大田试验;包括玉米、大豆、棉花、油菜等12种作物在内的转基因作物总种植面积已达1.34亿公顷,较产业化初始的1996年增长近79倍。转基因作物育种巨大的经济、社会效益和显著的生态效益已得到充分显现,其推广应用速度之快更创造了近代农业科技发展的奇迹,生物技术发展趋势已不可逆转。 

    黄大昉告诉记者,“经过十余年的努力,我国已建立了比较完整的生物育种研发和管理体系,成为世界上为数不多的、能够独立研发转基因作物新品种的国家之一,但目前我们仅在少数作物上取得一定优势或特色,拥有的核心技术还不多,产业化机制尚不健全,整体实力与发达国家还有较大差距。” . 

    为进一步增进公众对国家生物技术发展决策的了解和对转基因生物育种的认知,黄大昉认为,当前要高度重视政府与公众的信息沟通和科学传播工作,否则不仅转基因玉米、水稻产业化推进会遇到更大的阻力,甚至也会延误整个转基因作物育种未来发展进程。 

    “要尽快制定宣传工作战略与实施方案,要有精心的组织、足够的力度和长期的计划;主管部门应以适当方式并及时公布转基因安全管理与评价的相关信息;立即联络动员相关学会、大专院校、科研院所大力加强科普宣传并组建专业化的科学传播队伍;组织科技专家深入群众开展形式多样的科普活动;将科学传播研究纳入转基因生物育种重大科技专项并保证必要的资金投入;同时引导新闻媒体客观报道转基因技术,营造生物技术发展的良好氛围。”黄大昉表示。(王菡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