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茶油保健与健康栏目 》信息内页

精子异常珍贵(转)

我从2001年开始,就对动物特别是人类的性行为进行深入的研究。但是当时的研究只限于药物生产,因为这才是具有经济价值的研究。
/来自中华网社区 club.china.com/ 

    在这种深入的研究中,我发现了精子的秘密:作为负有传宗接代的责任的战略细胞,精子中含有非常丰富的珍稀的营养成份。这种成分是神经系统、骨髓干细胞系统和男性生殖细胞系统必需的成分,对这三个系统而言,这种成分的多寡决定了它们功能的强弱。人体在分配这种成分到三个系统上维持着一种巧妙的平衡。在这个基础上,我取得了一项专利,并且进行国际融资。现在正在审核,我也不便透露细节。只能说如果成功就是一项很大的项目,获利很丰厚。转自

     我本来是没有兴趣对人们对处女与非处女的问题等事进行争论的,因为当时我认为这样的小事纯粹是浪费自己最宝贵的时间。但是刘仕才先生说服了我。他说“性解放主义是一项以疯狂的方式进行宣传的错误理念,会对人类构成巨大的损害。”这我倒是相信。因为作为一个从事科学研究的人,我深知无论什么理论都有可能出错,而性解放主义是一项尚未经过实践考验的理论,对与错尚不得而知,应该以谦虚的态度接受大家的批评指正,否则容易出错。但是,他们以疯狂的方式进行宣传,并且对反对的人进行疯狂的人身攻击,压制一切反对的声音。 

    一项尚未经过实践考验的理论错误的可能性是很高的。经过实践考验,真理越辩越明,那么,像我们这些埋头于科研的人不方便出来说什么。但是,他们拒绝接受大家的批评指正,以“先进”、“多元化”等旗号疯狂宣传,卑鄙地打击一切反对的声音,肯定会导致社会悲剧。作为一个从事科学研究的人,我认为我们有责任提醒人们,应该以什么态度来推出新理论。 

    于是,我参与了刘仕才先生为民航出版社编写《性教育革命》一书的工作,为此查阅了大量资料文献,利用生物学知识对这些文献进行提炼,进行终于为性解放主义的性质作了真正的解释。并且把这些成果写进了《性教育革命》一书中。本文就是这本书的观点提炼。 

    其实,性解放主义并不是一项什么新理论,它仅仅是远古时代的一种野蛮人的风俗习惯,只是西方的欧洲人种的地理知识和综合能力并不强,所以进行跨学科的综合大型研究是比较困难的,而有这种能力的人和机构,又对这种生活方式的争论不感兴趣。因为进行一项深入的跨学科的综合大型研究是要极大成本的,而生活方式之争又没有专利价值,成功了也发不了财,所以有实力的机构没有参与这种争论。这就导致了由纯粹的作家、政治家来进行这方面的争论,而这些人又不是科学家,他们争来争去也争不出个所以然来。所以,就大家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全社会的性关系在这种混乱的状态下被破坏,欧洲人种和日本人种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受到了损害。 

    其实最可怕的是一些别有用心的恶棍们利用了这种争论,将欧洲与日本带入了性解放的深渊。这种煽动仇恨,扣帽子,搞对立的手法正是恶棍们的本色,想一想我国的文革吧,到现在不知有多少亲历的人回想起来都仍然会心有余悸,可见这种手法不是欧洲人种的专利,我们中国人种也一样有这样的恶习,只不过我们中国人种的这种恶行是用来搞政治对立,造成文革的巨大经济损失,而欧洲人种与日本人种则将这种恶行是用来搞性解放,对民族的素质造成巨大的损害。

      直到现在,性解放主义者们都还是在用这种手法来进行宣传,甚至将这种生活方式之争变成政治斗争,将它复杂化了,谁都不敢对它吱声。刘仕才先生就对我说过,没有充分的证据,你出声只是找死。所以我只有在具有了充分的准备,有充分的证据的前提下,才敢对性解放主义进行批判,进行坚决的打击。 

    精子的研究是我们提出的性行为淫乱会损害智商的理论的基础。由于精子是非常珍贵的,所以,排精量对男人的身体的影响是巨大的。而美国科学家罗宾.贝克的《精子战争》一书中对男人在不同的情况下的排精量的深入的研究,作为我们的研究数据的补充,使我们能够完成我们的研究的架构。 

    真的是非常幸运,现在对性的研究已经十分深入,而互联网的便利使我们能够收集到足够的资料,特别是各种族的性方面的知识,没有这些旅游者发的资料,我们只知道性对人类的身体与智商构成巨大的损害,却不能够精确地估计其危害程度,而这些资料与林恩教授的智商研究,使我们能够对这种生活方式的危害可以进行精确的估计,而研究的精确化是现代科学的精髓。这是我们能够提出我们的理论的支柱。

      下面我向读者介绍我们对精子的研究结果。 

    精子是一种特殊的物质,它有着奇怪的特性。而且,高等动物的精子与低等动物的精子有着本质的差异。一般来说,高等动物的精子要在雌性的体内受精,参加一场极激烈的受精权角逐,所以,在精子中配备了丰富的资源。正所谓“精子是男人的精华”。经过性兴奋排出体外的精子具有丰富的最珍稀的营养成分,对人的健康有决定性的影响。 

    我们经过多年的合作研究,对人的精子进行了深入的达五年之久的深入钻研,发现了精子的秘密。

      众所周知,性生活对男人来说既是一种享受也是一种负担。因为性交后的疲劳是十分严重的。据现有的一些资料及调查显示,性交过程中的运动的激烈程度是不高的,能量的消耗很少。能量的消耗很少而疲劳程度很高,是“低能高耗”现象,是极端异常的。 

    性交过程中,男人还排出了一样物质——精子。按现已公布的数据,精子中含有蛋白质、核酸和氨水等。这些都是人体能大量摄入或大量合成的物质。排出少量(一次不超过5毫升)对人体毫无影响。所以有的科学家说精子是十分廉价的。但精子真的只含有这些无关紧要的廉价资源吗? 

    我们做过苍蝇的研究,雄性苍蝇在交配前的状态无论如何好,在性交活动后,都马上死亡。而它们的交配动作简单极了:雄性抱住雌性,生殖器插入,射精,就完事,连抽插动作都没有。说这样的动作所消耗的能量能致命,只能说是骇人听闻。 

    一般苍蝇都是在完成变形后2~3天就交配,之后马上死亡。我们以控制苍蝇们的蛋白质(鲜鱼)的摄入量,即不喂鲜鱼来观察它们,发现苍蝇在没有充足的蛋白质的情况下,不发生交配行为,从而在15天的时间里,仍然没有雄性苍蝇死亡。之后我们给它们喂食鲜鱼后,不到24小时,苍蝇即发生交配行为,之后雄性苍蝇马上死亡。 

    以现有的生物学知识,尚不足以解释的生命现象不可胜数。仅仅知道一种物质中的宏量物质含量而对微量物质一无所知就对它妄下结论显然是一种十分武断的行为。而现有的数据中并未公布精子的微量物质含量,显然是不充分的。在数据不充分时的推断往往是错误的。 

    按现已公布的数据,显然男人在性交过程中产生了巨大的“浪费”。而因为生物的生存竞争异常激烈,很少量的资源浪费都将招致最严厉的惩罚——淘汰!但不巧的是,性交后雄性异常疲劳的动物都是高等动物——哺乳类、昆虫类。特别是昆虫类,雄性在交配后往往死亡(如苍蝇、蜂类、蟑螂等)。而这两种动物恰好分别是脊椎动物和无脊椎动物在进化树上的最后一枝,也就都是在进化竞争中的最后胜利者。很显然地,这种“浪费”不但不是浪费,而且对提高物种的进化竞争力是十分有利的。 

    很显然地,在性现象中,有某种尚未被科学家们发现的奥秘。 

    奥秘在哪里呢?显然不在性交的运动上。因为调查显示,性交时间长短对性交后的疲劳程度影响很小。如果是运动造成异常疲劳,则疲劳程度应该和性交时间成正比例关系。而事实上却几乎没有关系。调查显示,性交1分钟和性交30分钟射精后的疲劳程度相差不大。有时,性交1分钟射精后的疲劳比性交30分钟射精后的疲劳时间更长,更加难以恢复。 

    我们把目标锁定在精子上。 

    我们收集了男人手淫后的精子,对成年母鸡作喂服实验。 

    母鸡服用后毛色比对照组有明显改善,服用4天后十分明显,而7天后则毛色比对照组亮许多。 

    很显然地,精子中含有丰富的一种功能很强大的营养物质——珍稀生物小分子(精子素),我们小组以前将之称作“体能素”!因为该物质和人的体能关系密切,一旦大量消耗就会使人十分疲劳。而在性交时,男人通过性兴奋而将它大量转移给精子排出,当然会异常疲劳了。

      达尔文的《进化论》认为:物种的产生是以进化的方式从低等到高等演变的。生物在进化的过程中不断发生变异,这种变异通过生殖传给后代。同时,因为自然资源有限,所以它们的生存竞争异常激烈,淘汰比例也非常高。基本上,自然界中的生物进化,都是优胜劣汰,适者生存。这一方面的确是因为自然资源有限,但是在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生物在进化过程中并不是同步的,为了保持本物种的优良性状,它们也不得不以高比例的淘汰来进行物种的优化,以保证本物种的竞争力,从而保证本物种的延续。 

    我们知道,低等生物都以自然选择的方式对后代进行淘汰。淘汰的方式十分残酷,淘汰比例非常高。 

    但是,生物进化到了像哺乳动物这样高的阶段时,像鱼类一样极高淘汰比例是它们无法承受的(鱼类通常是上万个后代中仅能生存一个)。因为对它们来说,每一个后代的诞生,都要消耗极其巨大的资源,这样高比例的淘汰是极其巨大的资源浪费,是不堪忍受的。同时,高等动物特别是人类也比较有感情,这样的高淘汰比例也使他们在感情上无法承受(对人类而言,后代的死亡是一种几乎要崩溃的痛苦)。但是,他们在物种性状方面,却是和低等生物一样,在进化过程中也是不同步的,为了保持本物??来进行物种的优化,以保证本物种的竞争力,从而保证本物种的延续。因此,高等动物增加了另一种对后代的淘汰方式——精子阶段的残酷淘汰(这是一种主动的淘汰方式。而自然选择则是一种被动的淘汰方式),从而极大降低自然淘汰对本物种的淘汰比例,减少资源的浪费。高等生物和低等生物的一个明显的不同之处在于可见后代的数量和质量的不同。高等生物一般可见后代的数量远远低于低等生物,但是最后成长成年的数量相差并不远。可见,高等生物和低等生物在可见后代的淘汰比例是完全不同的。同时,高等生物中雄性产生的精子数量丝毫不少于低等生物产生的生殖细胞,也就是说,在精子阶段,高等生物就已经进行了极其残酷的淘汰。从而使可见后代的数量极大地减少。从而保证了后代的质量(因为精子只是一种生殖细胞,不能算是可见后代,高比例的淘汰所浪费的资源十分有限,也不会伤感情。) 

    众所周知,高等动物特别是人类在生殖上是有非常明确的选择性的,精子在和卵子结合之前,往往都要经过雌性生殖道的重重考验、淘汰(数亿精子争夺一个到十余个受精机会,特别是人类,有时即使在排卵期性交,也不一定能怀孕,数亿精子被全部淘汰),以确保后代的质量。为了淘汰不合格的后代,有时还不得不自然流产。这是比较伤身和伤感情的一种被迫无奈的选择(以清除漏网之鱼)。 

    精子要通过众多的考验,其优胜者才能和卵子结合,完成其受精的使命。所以,高等动物的精子要具备十分完善的生物学特性,特别是免疫能力,承受恶劣环境的能力,才能顺利达到其受精的目的。所以,高等动物的精子必然含有十分丰富的精子素。 

   同时,由于精子素太过珍稀,而雄性高等动物生成精子的能力很强,交配权争夺激烈,很多雄性都没有参与交配,精子都是浪费掉。生成精子时就配备精子素不但会导致浪费,也影响了雄性的其他能力。为了保证不浪费,雄性高等动物采用了现用现转的方式,在性交时才将精子素转移,从而杜绝浪费。 

    在性交时现用现转地将一大批如此珍贵的资源给予精子排出,自然会导致雄性高等动物(男人)在性交后异常疲劳了。 

    众所周知,阉鸡要比公鸡羽毛亮丽得多。这是因为阉鸡没有性能力,不会将精子素转移给精子排掉。精子素的积累比常常交配的公鸡要多得多,从而有更多的资源装饰羽毛,显得更加亮丽。 

    众所周知,女人比男人长寿。但据《健康,男女有别》(《参考消息》2004,3,15,第7版)所述,女性的免疫能力比男性低,更易患免疫系统疾病。在有的地区,女性的社会地位和医疗卫生条件都比男性低,但女性一样比男性长寿。 

    这是因为男性的精子素以精子携带式转移,不断转移给女性的缘故。男性的精子素积累比女性少,自然比女性更容易衰老,死亡;而精子素的不断补充使女性的健康状况不断改善,自然比男性更不易衰老,死亡。

      “一滴精十滴血”的说法是有着深刻的科学根据的。而且,这样的形容对精子的珍贵还远远不够的。精子还对人的寿命有着深刻的影响。中医说纵欲会对人体产生危害,过度纵欲甚至会“脱阳”而死,是那些纵欲而不知自制的人在性行为中经常会发生的事。就算没有这么严重,也会导致“阳痿”、“腰酸背痛”,“性中风”即民间所说的“上马风”,严重影响到生活和工作。所以,我们的性行为必须有一定的限制。 

    既然精子是如此珍贵,那么它的排出量就对男人的身体构成巨大的影响。《精子战争》一书中对男人在不同的情形下排出的精子量进行了精确的研究。与不同的性伴侣做爱会使男人体内的精子数增多80%左右,不常与性伴侣腻在一起也会提高男人的精子数目。而偷情时男人要射出6亿个甚至更多精子来进行精子战争。与固定的女性做爱则只要维持她体内的精子库满仓就好,这就使他最多每3天射出2亿个精子,平均一天就6667万个(西方欧洲人种)。这个数量已经是很大的了,高智商男性往往低于这个射精量。而最令人惊奇的是,男性的身体似乎的确能够极精确地调节其射出的精子数量。东亚人种每3天的射精量是欧洲人种的一半,约为1亿个,即平均一天3333万个。 

    也就是说,男人与同一个女性做爱,次数多少与射精量没有紧密关系,多次性交与较少次数的性交对他的射精量没有多少影响。恩爱的夫妻的性交的射精量刚好能让女性体内的精子库维持满仓。这样一来,适度的性交次数就有利于增进夫妻间的感情,而不会造成身体方面的损害。 

    而偷情做爱每次都要射出6亿个甚至更多精子来进行精子战争,这相当于9天的射精量(东亚人种18天)。如果偷情做爱的次数过多,那么他的射精量就非常惊人了,这样一来,他们的资源就会在精子战争中损耗,身体机制就不得不将资源向睾丸集中,从而导致大脑的资源不足,生长发育就大受影响,从而导致智商水平下降。 

    当全社会的性关系非常淫乱的情况下,男人无论和那个女性做爱都要射出6亿个甚至更多精子来进行精子战争,那么他们就会将资源向睾丸集中,从而导致智商水平下降。严重的会导致丧失学习和工作能力。日本的“都市隐者”多如牛毛,就是在精子战争中损耗光了他们的元气,他们早就变成废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