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植物油行业动态栏目 》信息内页

袁隆平不敢再说话张启发未受罚--看转基因利益集团能量

    作者:牧川

/来自中华网社区 club.china.com/ 

    袁隆平为何不敢再说话   

    关于转基因主粮问题,袁隆平先生曾经说,不能谈转基因色变,转基因品种是今后的发展方向和必然趋势,应该科学认识转基因,区别对待不同的转基因食品。   

    他说:“要想证明抗病抗虫的转基因食品对人类到底有没有问题,目前唯一的办法是用人来做实验。我是第一个报名的志愿者!”袁隆平表示,如果两代人没有问题的话,就证明这种转基因食品可以大胆地吃。   

    这句话的意思很清楚,袁隆平支持转基因技术研究,但是对于其商业化推广持谨慎态度。要经过两代人的试验(类似新药品商业推广前的小规模的临床试验),才可以确定其是否安全,才可以确定是否应该将其进行大规模的商业推广。  

    这才是袁隆平的本意。但是在许多媒体,袁隆平这句话的意思却被弯曲为“袁隆平也对转基因持支持态度”,言下之意,袁隆平支持转基因技术研究,也支持其商业推广。 

    这是严重的弯曲!但是袁隆平却对此未作回应,未进行澄清。同时,据本人所知,有一些媒体邀请袁隆平进行访谈节目,袁隆平却都因故推辞。  

    我理解袁隆平先生的态度。也理解他为何在转基因问题上不再开口,不再表达自己的意见,而宁愿忍受别人的歪曲。  

    袁隆平是为了自己的家人,为了自己的同事,为了自己的学生,为了自己的单位,才不得不这样做。  

    如果他不这么做,那么他的单位科研经费就要受影响,他的家人和同事的生活就要受影响,他的学生的前途也要收影响。在强大的推动转基因的利益集团面前,袁隆平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的反对微不足道,不大可能改变事件的进程,却反而可能直接影响到自己的家人、同事、学生、单位。所以他干脆就不发言了。  

    “十二五”期间,国家对转基因品种的研发支持是300个亿,而常规育种却只有1.8个亿,相差167倍。如此悬殊的比例,必定是一些游说集团、利益集团的巨大功劳,这其中必定暗藏了巨大的腐败。  

    在这样悬殊的资金投入比例下,中央的、地方的农业部门,农业大学的教授和学生,如果他们还想生活下去,那么就不得不和转基因部门合作,不然他们连科研经费、日常工资费用都难以为继。他们谁也不敢反对!这就是为什么各个地方的农业部门、各大农业院校老师和学生都愿意支持转基因的原因所在。   

    袁隆平也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才不敢再次表达对于转基因商业推广的谨慎态度。这就是资本的巨大的专制力量所在,它让诸如袁隆平这样的知名科学家,也不敢提出异议。  

      非法种植、销售转基因却得不到任何惩处   

    转基因利益集团的能量,在于其敢于公然藐视国法、藐视人民生命健康,而且还得不得任何处罚! 

    2005前后,转基因利益集团就公然非法种植、销售转基因水稻,而且当事人华中农大事件的责任方——华中农大以及张启发等人——则没有受到任何法律和道义上的制裁。张启发不仅没有任何的悔过表现,反倒变本加厉,在2006年中国科协年会的开幕式上大声叫喊:“转基因食品是评价最透彻 管理最严格的食品”,“政府批准上市的转基因食品绝对安全”。   

    2010年3月10日 ,两会期间,农业部副部长危朝安表示,农业部从未批准任何一种转基因粮食种子进口到中国境内商业化种植。同时,目前我国仍未允许转基因大米的商业化生产和进入市场流通。但是仅仅5天后,绿色和平《超市生鲜散装食品调查报告》,调查报告称,沃尔玛出售非法转基因大米、伊藤洋华堂超市出售非法转基因木瓜。农业部说话当放屁。   

    2010年4月5日 日,中国新闻周刊更爆出新闻,转基因主粮的非法商业化进程从来也没有停止过,转基因种子很容易买到,转基因种子的业务网点已经遍及湖北、江西、安徽、江苏、四川、湖南、河南、浙江等地。  

    这就是这些利益集团的力量。公然藐视国法、藐视人民生命健康,而且还得不得任何处罚!  

    要抵制这非法的转基因,我们必须做好长期斗争的准备,我们必须利用一切渠道、一切方法,向亲友、同事、网友宣传转基因的危害,拒绝购买一切含有转基因的食品。要求政府严格惩办非法种植、销售转基因种子的事件。利用一切渠道、一切方法,要求政府重新评估并撤销非法的转基因“安全证书”,并惩办其中的卖国行为、腐败行为、渎职行为。 

    附文: 2005年非法种植与销售  

    2005年春季到湖北调查,其结果就是 2005年4月13日 公布的一份震惊世界的调查报告——《非法转基因水稻污染中国大米》。   

    根据“绿色和平”的调查报告显示,“湖北省的孝感、咸宁、江夏等地区都有大规模转基因水稻种植,湖北2004年最少有950~1200吨转基因大米已经流入市场。2005年,售出的种子就达4.7万~5.8万斤,种植面积23500亩~29000亩,将产转基因大米11750吨~14500吨,这些转基因稻米已经从湖北流到广州、中山、顺德、珠海等城市。”流入家乐福等大超市。   

    湖北省农业厅最终在2005年8月发表声明,宣布对三家种子公司进行处罚,并彻底铲除上万亩转基因水稻。2006年1月,该厅又向全省发布通知,禁止销售未经农业部批准的转基因作物种子。   

      但张启发却毫发未伤。    

    半年后,该组织在欧洲发现来自中国的大米含有Bt转基因成分。据他们判断,污染源就是华中农大的实验田。 2006年9月5日 ,Natue杂志在自己的网站上发布了一条消息:“Escaped Chinese GM rice reaches Europe”。至此,湖北非法转基因水稻事件,成了国际事件,并且使中国继美国之后,成为第二个输出转基因污染粮食的国家。    

    2006年5月,张启发当选为中国科协副主席。2007年5月,张启发更上一层楼,成为美国国家科学院的外籍院士。    

    在21世纪,世界上总共爆发了三起转基因植物污染事件,除了华中农大的Bt转基因水稻事件之外,另两起分别是2000年美国StarLink玉米事件和2006年美国LLRICE 601稻米事件。但是,华中农大的Bt转基因水稻事件与前两起事件有着本质的不同:第一,前两起事件至多只是管理失误所致,并不存在人为的故意扩散和污染。而华中农大事件属於知法犯法,明知国家政策明令禁止非法种植,但仍旧为了牟取暴利而以身试法。第二,前两起事件的责任方或者已经、或者将要蒙受极为惨重的损失,但华中农大事件的责任方——华中农大以及张启发等人——则没有受到任何法律和道义上的制裁。实际上,张启发不仅没有任何的悔过表现,反倒变本加厉,在2006年中国科协年会的开幕式上大声叫喊:“转基因食品是评价最透彻 管理最严格的食品”,“政府批准上市的转基因食品绝对安全”。   

    附文: 2010年非法销售   

    2010年3月15日 绿色和平《超市生鲜散装食品调查报告》,调查报告称,沃尔玛出售非法转基因大米、伊藤洋华堂超市出售非法转基因木瓜。   

    就在此5天前,两会期间,农业部副部长危朝安表示,农业部从未批准任何一种转基因粮食种子进口到中国境内商业化种植。同时,目前我国仍未允许转基因大米的商业化生产和进入市场流通。  

    农业部说话当放屁!   

    附文: 《中国新闻周刊》报道 2005年、2010年非法种植情况    

    2005年之前,很多农民在不知情种下转基因水稻 

    2005年前后,一种可以不用打药又高产的转基因稻种在湖北江夏、孝感、咸宁等地区出现,让当地的农民很兴奋。董克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开始他们并不知道那就是转基因的水稻种子,以为是政府推广的另一种杂交稻的新品种。  

    种了转基因大米的农民,对吃这种大米都抱有很谨慎的态度。唐涂村的胡姓农民告诉记者,当时他家种的3亩稻谷,全部卖给了私人米厂,或卖给粮所,邻居家的这种大米卖剩下的,都拿来喂鸡了。而胡姓农民自己吃的,都是自家种的两亩早稻,是自己留种的传统大米。   

   根据“绿色和平”的调查报告显示,“湖北省的孝感、咸宁、江夏等地区都有大规模转基因水稻种植,湖北2004年最少有950~1200吨转基因大米已经流入市场。2005年,售出的种子就达4.7万~5.8万斤,种植面积23500亩~29000亩,将产转基因大米11750吨~14500吨,这些转基因稻米已经从湖北流到广州、中山、顺德、珠海等城市。”  

      绿色和平组织于 2005年4月13日 发布了《非法转基因水稻污染中国大米》调查报告。该报告认为,转基因种植在湖北等地的种植已经非常广泛。该组织同时将调查报告送往农业部。   

    2005年8月,湖北省农业厅随即对已种植的上万亩转基因水稻进行铲除,并对农民进行每亩约四五百块钱的补助。  

    随后,农业部下发通知,要求全国各地加强转基因安全监管工作。  

    ………………   

    但是,一直以来,……其商业化却从未在民间消失,私底下一直在售卖并进行种植。……“不只是湖北、湖南,在福建和江西都有转基因水稻的规模种植。”  

    华中农业大学一直是舆论关注的焦点,也被认为是转基因水稻种子流出的源头。   

    “每一年都有卖的,躲着卖。”董克江说。唐涂村的村民赵女士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记者,买这种种子甚至只有种子站的亲戚走后门才能买得到,“像贩毒一样,要保密,种了也不许说是抗虫的。”   

    抗虫的转基因稻种其实并不难买到。2010年3月中旬,《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在江夏区的纸坊镇古驿道种子一条街的种子店,就买到了46元一包的、被店主称做“抗虫汕优 63” 的稻种。当《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开始询问是否可以出售这种种子时,该店店主非常谨慎,在很多人面前宣称:“我这没有,卖这个是违法的。”连着去了两次,店主考察了《中国新闻周刊》记者买种子的诚心之后,才让其妹妹从后院拿来两包,卖给了记者。  

    稻种包装上写的是“川风二号”,生产公司是四川绵阳龙安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用农作物转基因快速检测法(英文名QuickStix,用来区分转基因谷物和非转基因谷物)对这包种子进行了检测。《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先将稻米磨成末,再加入专用试剂,检测结果表明,这种稻种是Bt转基因品种。随后,《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在网络上查询该公司的信息几乎没有。《中国新闻周刊》发函至绵阳市工商局,查询绵阳龙安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的相关资料,至今未有回复。 

    该店主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有一种普通水稻就叫“汕优63”,卖26块钱一包,在柜台上卖;另外一种则是记者买到的“抗虫汕优 63” ,卖46块钱一包。在该“种子一条街”的每一家店中,都能买到这种种子。但这种稻种并不摆在柜台上卖,农民也都知道这种稻种,只要开口要,老板就会到后台拿出来。 

    “这种抗虫的种子各种包装都有,还有不带包装散卖的。”湖北省农科院下属企业一位员工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有很多家科研机构和企业在制这种种子,“鸿福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就卖这种种子。”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在湖北省武汉市东湖高新开发区工商局查询的资料显示:鸿福农业科技有限公司2004年成立,2008年由武汉绿力丰科技有限公司更名为湖北鸿福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并被湖北惠民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占比65%收购。而湖北惠民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则是以研究、生产和供应转基因抗虫杂交棉和杂交玉米为主的一家农业高新技术企业,业务网点遍及湖北、江西、安徽、江苏、四川、湖南、河南、浙江等地。   

    随后《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来到位于武汉南湖湖畔的高农大厦19和20层的惠民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诺大的两层办公室空空荡荡,只有三五个人。两层都没有鸿福农业有限公司的字样。  

 

    当《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用非当地口音询问是否有抗虫的稻种卖时,该公司办公室主任非常谨慎,表示他们公司只有棉花和玉米的种子,不卖水稻的种子。得知记者要大量购买,在河北、山东试种时,他把《中国新闻周刊》记者介绍给一位销售经理。  

 

    该销售经理递给《中国新闻周刊》记者一份产品宣传单,上面是鸿福农业四个字。两张彩页上面有四种玉米品种,三种棉花品种,一种水稻品种“粤优99”(专家示范种)。彩页中间还夹着一张单独的黑纸白字的宣传页《新一代绿色超级杂交稻:福中王》:“种福稻,福就到!不种不知道,种了才知妙!省钱、省工、增收。”品种简介说这种稻种的优势是可以抗各种螟虫,亩产可达1400斤。  

 

    该销售经理明确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福中王就是抗虫的转基因水稻。市面上的转基因稻种,很多都叫“绿色稻”“超级稻”。“抗螟虫的,前期防一下蚜虫,后期防一下稻飞虱,螟虫全不用管,中间就天天在家待着就行了。”他表示,秋天收得好的话,还会给代理的公司返利。  

 

    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未来做转基因水稻是一个发财的机会。“20块钱给你,零售价你可以卖五六十块钱,是比普通稻种贵,但是只要农民认可,他会承受的。”有时候该公司也卖散种子,装在塑料袋子里,一百块钱一袋。该经理在开始有些谨慎,说只能卖少量的,只有几千斤,但是,后来表示要多拿可以和他们老总再谈。  

 

    “很多科研机构都在做,我们公司和华中农业大学有合作,已经做了五六年了,要储备(转基因水稻)这个资源。”目前,该公司主要是在湖北、安徽、湖南等地做示范推广,“每个县市都安排一点,先铺开(市场)。”该销售经理还告诉记者,在湖北,像鸿福农业有限公司这样的种子公司有很多。而在全国各地,与有转基因水稻研究项目的农科所、大学、企业有合作的种子公司更难以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