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植物油行业动态栏目 》信息内页

前车之鉴-阿根廷转基因的经验!

东方明亮:阿根廷转基因的经验!
/来自中华网社区 club.china.com/ 

      对转基因寡头及其雇佣学者,必须“听其言,观其行!” 

    美国转基因寡头花言巧语地宣扬,转基因粮食是解决世界饥饿、推动科技进步的途径,甚至是唯一途径。我国学者徐海滨在人民网答网友问的时候宣布:“转基因产业化根本的目的是造福全人类”。

      瞭望周刊则指出:“我们所处的时代,非常值得警惕的是:在科学的名义下迷信技术,在市场的名义下迷信金钱;当社会已经分化为利益、主张各不相同的人群时,科学家、专家也会有利益,会成为不同利益、主张的代言人。……每当一个技术被应用时,我们须问:由此带来的对自然界的改变、变化和改造,在对谁有利的同时,还可能对哪些人有害?即将在中国湖北试种的转基因水稻有外国公司的多项专利,专利的所有者可在价格等诸多方面拿捏、控制种植者,而购买了这些专利的中国公司、中国技术专家也可能在即将种植,及推进转基因水稻“商业化”中,掌握“股份”或分得红利。这些,在决策前,是否也应明确地让决策者和公众知道呢? 

    让我们用已经发生的事实,而不是抽象的理论,来看一看号称解决粮食问题唯一途径的转基因粮食给发展中国家带来的究竟是什么! 

    转基因农业的历史和阿根廷的“大豆革命 ”,是一个国家在“进步”的名义下全面失去粮食自给能力的典型案例。 

    20世纪70年代纽约的大银行进入之前,阿根廷的生活水平是拉丁美洲最高的国家之一。粮食自给有余,人民不知道什么是营养不良。1970年,生活在贫困线之下的人口比例仅为5%

      1989年后,按华盛顿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要求,梅内姆的经济计划着力推进激进的国家经济自由化和私有化,并且在医疗卫生、教育和工业等各个领域废除了此前精心制定的国家管制。随之而来的是一波私有化浪潮,范围从国有电信公司到国营石油垄断企业,甚至包括国家社保基金。一时间,腐败猖獗。通过牺牲纳税人的利益,梅内姆的亲信们成了亿万富翁。 

    1991年梅内姆政府成立了一个伪科学的“生物技术顾问委员会”,负责发放转基因作物实验许可证,他们共为玉米、向日葵、棉花、小麦,尤其是大豆实验发放了至少569张田间实验的许可证。对于梅内姆政府或这个委员会在转基因作物是否安全这个充满争议的话题上所拥有的自由裁判权,公众也毫无争议。 

    委员会总是秘密碰头,讨论结果也从未公之于众。它只是充当了转基因种子跨国公司的代言人。这毫不奇怪,因为委员会的所有成员都来自孟山都、先正达、陶氏益农等转基因生物巨头。

      1996年,梅内姆总统向孟山都公司颁发许可证,允许它在阿根廷全国独家销售转基因大豆种子。很快,成千上万的农民被逼得倾家荡产,最后不得不放弃他们的土地。 

    1998年,生活在贫困线之下的人口比例由1970年的5%上升到30%。 

    2002年,生活在贫困线之下的人口比例上升为51%。 

    1998年到2003年,阿根廷的奶牛农场减少了一半。阿根廷历史上第一次,牛奶不得不以比国内高得多的价格从乌拉圭进口。 

    到2004年,阿根廷所有农业用地的48%被用于种植大豆,其中90%~97%种植的是孟山都的转基因抗农达大豆。阿根廷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毫无控制的转基因实验场。 

    同样是2004年,尽管阿根廷国内法律并不保护转基因种子的专利,但孟山都还是利用垄断地位强迫阿根廷农民通过阿根廷农业部管理的“技术补偿基金”支付其种子专利费 

    2004年,转基因大豆已经在阿根廷全国扩散开来,使用的种子都需要依靠孟山都的农达农药。真不知道还有什么比这更完美的束缚农民的手法了!。 

    随着机械化的单一种植大豆的农作方式迫使数十万农民离开土地,贫困和营养不良现象大量出现。 

    简单小结:

      (1) 阿根廷在引进美国转基因种子之前,粮食自给有余,根本不存在什么粮食问题。 

    (2) 美国通过种种手段诱破阿根廷引进转基因大豆之后的2004年,阿根廷所有农业用地的48%被用于种植大豆,其中90%~97%种植的是孟山都的转基因抗农达大豆。显然,转基因种子的推广者,根本没有想过为阿根廷人民提供足够的粮食,而是为了自己的垄断利润。 

    (3) 因此,引进转基因种子的直接后果就是阿根廷贫困和营养不良现象大量出现。贫困人口不断上升,人民营养状况不断恶化。

      (4)已经陷入如此悲惨境地的阿根廷农民,仍然无法逃脱转基因寡头以知识产权名义进行的压榨。 

    (5)阿根廷农民失去了自己选择和存留大豆种子的权利,尽管这一权利已经延续了几千年。

      (6)在阿根廷沦为转基因试验基地的过程中,一个神秘的、伪科学的“生物技术顾问委员会”起到了重要的不光彩的作用,该委员会的成员与转基因寡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是洛克菲勒家族全球战略的组成部分,在中国,是否也存在着这样一批专家,存在着类似的委员会? 

    (7)由于大面积的贫困和营养不良,转基因寡头又诱破阿根廷人民大量进食大豆,尽管有证据表明以大豆为基础的食物不适合人类长期食用,从而把阿根廷人民当做他们进行进行生物技术试验的小白鼠。

      (8)阿根廷农民已经很难取得传统大豆种子了,更不可能恢复到上世纪80年代初之前那种富足的状态了。 

    (9)造成阿根廷如此困境的责任者,已经无法追究,而这种不可逆的进程,完全是按照华尔街大佬的计划实施的。如此完美的里应外合,在中国是否有发生的可能性? 

    上述种种,是否很好地诠释了“转基因产业化根本的目的是造福全人类”,不知我国学者徐海滨先生会做怎样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