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植物油行业动态栏目 》信息内页

转基因稻种非法流通泛滥已经失控[转帖]

转基因稻种非法流通泛滥已经失控[转帖]
/来自中华网社区 club.china.com/

《转基因稻种频频流出,多省大米无辜转基因》

    金微

    春耕季节,湖南桃源县泥窝潭乡一片繁忙的景象,早稻已经播种,中稻正在备种。与往年所备稻种不同,今年泥窝潭乡种业店流传着一种 “抗虫、高产”稻种,这在村民间议论纷纷,有村民已经选购。

    这一现象引起回乡扫墓的《常德日报》记者冯文正的注意,出于职业敏感,他认为这可能是转基因稻种。在泥窝潭乡“德农种业专卖店”,冯文正正好遇到店主向五马寨村民龙明生推荐一种用高科技手段选育而成的高产、优质、多抗的两系杂交稻种——“两优818”,并称该品种最大特点是“不打药,亩产达1400多斤”。

    店主介绍:“这是转基因新品种,40块钱一斤,一亩田种1斤半,种子比一般杂交种贵一点,但是培管成本低,产量高。”最后,龙明生犹豫着买下了3公斤“两优818”稻种。

    在一家名为“泥窝潭乡农业技术服务站”的种子店,店主向冯文正介绍,转基因稻种目前国家还不允许市场买卖,但是由于种子经营已经放开,仅泥窝潭乡街头就有10家种子销售点,进货渠道各种各样,他只能保证自己的店里不卖转基因稻种。

    回到常德,冯文正和另一名记者吴琼敏开始在常德市城区农资大市场暗访,在一家名为“常德市武陵种业”的门店,他们发现了“赣两优6号”、“华两优1156”两种疑似转基因稻种。这些稻种有个特别都在40元以上,店主在推荐时都会说到抗虫和高产。冯文正说:“店主以为我们是买主,不仅推荐,还给我们普及转基因知识,他还给我们看了从网上打印的转基因大米安全介绍。”

    两名记者的调查引起农业局的高度重视,4月8日开始,湖南常德市农业局、武陵区农业局执法大队联合对武陵农资交易大市场的23家种子经营户开展地毯式检查,并散发宣传单,开展警示教育,全力追查稻种来源。查获的“赣两优6号”、“华两优1156”、“两优363”、“两优036”、“两优818”均检测为疑似转基因水稻种。

    上市公司涉嫌转基因

    常德市农业局长黄云新亲自签发“关于查处转基因水稻种子紧急通知”。通知说,目前至少有5个疑似转基因水稻品种从湖北流入常德,少数种子可能以试种的名义已经流入农户手中。这些稻种涉及“武汉九环”、“武汉惠华三农”、“武汉敦煌”3家种业公司,检查发现其生产许可证、审定编号和经营许可证均为空白。

    记者了解到,武汉敦煌是A股上市公司敦煌种业的控股子公司,而另外一家种业公司武汉惠华三农是香港上市公司惠记集团和华中农业大学合资组建而成的。

    惠华三农公司地址位于华中农业大学校内,公司网页的科研成果介绍里就提到两优363。2009年3月26日出版的《湖北农资周刊》还有惠华的广告,主营品种包括两优363。华中农业大学生物传媒中心发来的声明称:“学校以技术入股形式与惠华三农公司进行合作,公司主要从事杂交水稻和杂交油菜品种的选育、生产与销售。在该司推广的品种中,来自华中农业大学的有“华两优1206”、“华两优105”等3个杂交和常规稻品种。其他公司均与学校无任何关系。”

    武汉敦煌种业相关负责人3月16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已经知道湖南截获转基因稻种涉及公司一事,公司正在调查此事。不过,在该公司的主页上,则写着公司已拥有省审品种两优036、丰优188、两优277、两优273等品种的开发权和经营权,而两优036正是这次查获的疑似转基因稻种。17日,敦煌种业澄清向外澄清:没有从事转基因研究。“目前公司销售的水稻品种主要有:两优036、宜香10号、丰优188、两优277、金敦优28等,上述品种均非转基因品种。”

    对于涉及到的公司的相关情况,湖南常德市农业局显得比较谨慎,并表示“最终的检测结果出来之后才能认定是否是非法的转基因产品,也有可能是有些公司假冒真公司的名号”。

    该局局长黄云新在接受采访时说,这是常德第一次出现疑似转基因稻,可以确信的是这些种子都没有经过品种审定委员会审定,“因为所有审定过的种子都有文号,不管是不是转基因稻种,我们是依据国家种子法就可以查处这些种子。”对于常德存在这些稻种,黄云新表示担忧:“一定不能让种子流到农民手里,如果种下去就麻烦了。”他说这些种子主要是中稻,现在追查还来得及。

    (目前,检测结果还未出来。)

    转基因稻种销售似传销

    不过,北京绿色和平组织4月14日在北京发布《中国九地区流通领域转基因稻米、米制品及转基因稻种调查报告》,湖北和湖南的种子市场上有转基因水稻种子的非法销售,“赣两优6号”就在其中。

    记者亲眼目睹了“赣两优6号”被检测出转基因成分的全过程:农作物转基因快速检测法(英文名QuickStix)可以用来区分转基因谷物和非转基因谷物。检测时先将稻米磨成末,再加入专用试剂,试剂中含有Bt蛋白提取液,一段时间后,再放入专业检测试纸,可以清楚地看到试纸将逐渐显示特定红色条带,而与其一起对比的普通稻米则不会显示”,这样的检测结果表明,这种稻种就是Bt转基因品种。

    迄今为止,中国尚未批准任何一种转基因主粮进入商业化生产,私自种植和销售均属非法。“这次发现令人吃惊,违法的转基因稻种正在被卖给农民,而且已经或即将播种下去。”绿色和平农业与食品项目主任王伟康说。

    “抗性强、抗螟虫、中抗白叶枯和纹枯病”等功效都是这次发现的稻种包装上的宣传,转基因种子比普通稻种往往会高出三倍左右,但因为种子宣传的具有省事(少打农药)、增产等的功能,普通农民往往经不住诱惑。湖南一位村支书说:农民眼窝子浅,只要宣传产量高、用药肥少,管它是不是转基因。

    “泥窝潭乡农业技术服务站”向本报证实,卖转基因稻种的种子店利润高,这段时间每天有好几拨人员到种子销售点推销这类种子。

    著名三农问题专家李昌平考察过这种在农村流传的种子销售模式,种子公司或科研机构的利益相关者雇佣的推销人员往往以低价售给种子销售点或基层干部群众,在高额回报的诱惑下,很多种子店、甚至基层干部群众都会经营,转基因种子、外国种子或其它非法种子在农村形成滚雪球效应。

    另外,由于种子店经营不再由国家专营,任何个体户都可以卖种子,流通渠道的多元给监管带来难题。

    除了湖南常德出现“华南赣两优6号”,绿色和平在湖北省仙桃市张沟镇农资超市也购买到“赣两优6号”;此外,绿色和平还在常德市鼎城区镇德桥镇西洋坡农资大超市、津市市渡口镇农资站购到 “培两优93”水稻种子,这些均系转基因稻种。

    多省大米转基因

    这表明违法转基因种子销售不是个别现象,此前,有媒体调查发现湖北等地转基因水稻已形成规模化种植。绿色和平在2009年7月至2010年2月间调查了广东、安徽、福建、湖北、湖南、浙江、江西、海南和香港等九个地区购买了43个大米样品和37个米粉样品,将其送至独立的第三方检测机构进行转基因成份检测。

    调查发现,共有七个大米或米粉样品被检测出违法转基因成分,其中三个属于Bt转基因品系,其他则无法确定品系。这七个样品中,有来自湖北、湖南和福建的四个大米样品,以及来自广东的三个米粉样品。

    王伟康说:“广东和福建都是大米和米制品消费量较大的地区,这里出现的转基因米制品很有可能都源自湖南湖北的违法转基因水稻,在享用米饭或米粉时,这四个省的无辜消费者已经被转基因了。”

    “目前可能有不止一种转基因水稻流入市场”。绿色和平的报告说,“普通消费者在不知不觉中就能够轻易地购买到违法产品。”

    中国大规模出现转基因稻米已经引起周边国家和欧盟的高度警惕,2010年前3个月,欧盟发现已有12个中国出口的米制品含有转基因成分。此前,日本也发现出口至该国的大米含有转基因成份。

    李昌平认为,由于有关部门监管和追求责任不力,很多食品“被转基因”难以避免,这将对很多从事食品加工和出口贸易企业构成很大风险,即使是非出口的食品加工企业,“被转基因”造成的风险也是不可小视的。李昌平提醒食品加工贸易企业及其行业协会应该有所觉悟和作为。

    湖北曾铲除上万亩转基因水稻

    转基因水稻在湖北等地,早在2004年就曾因非法种植而备受关注。

    2004年,绿色和平组织曾在湖北展开了对转基因水稻种植的四次调查,并于2005年4月13日发布了《非法转基因水稻污染中国大米》调查报告。该报告认为,转基因种植在湖北等地的种植已经非常广泛。该组织同时将调查报告送往农业部。

    2005年4月14日,农业部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办公室公布了《关于“转基因水稻污染我国大米”的书面答复材料》,对绿色和平的检测结果“无法认同”,关于报告中所提转基因水稻的种植面积、允许范围、是否违规等问题,农业部将依据《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和湖北农业厅对此事的执法检查结果进行判断和处理。

    2005年8月11日,湖北省政府委托省农业厅就“转基因水稻事件”首次发表申明,武汉科尼植物基因有限公司、武汉禾盛种衣剂有限责任公司和华中农大新技术研发公司在承担转基因水稻生产性实验过程中,“擅自扩大制种”,并责成有关单位对其进行处罚。

    湖北省农业厅随即对已种植的上万亩转基因水稻进行铲除,并对农民进行每亩约四五百块钱的补助。随后,农业部下发通知,要求全国各地加强转基因安全监管工作。

    武汉科尼植物基因有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正是华中农业大学教授张启发。资料显示,该公司曾公开招引“转基因抗病、虫水稻及品质改良”专案的投资,投资额为1 亿元。2005年,该公司注销。

    不过,华中农业大学生物科学传媒中心给本报记者的回复称:武汉科尼植物基因股份有限公司是国家政策导向的产物。科技部要求,植物基因研究中心应结合作物改良和农业生产需要,开展植物基因和新种质的创新研究和规模化转化推广,按现代企业制度规范运作。公司成立后主要承担了转基因抗虫水稻的生产性试验任务(2003年-2004年),任务完成后该公司于2005年春解散。

    张启发在这个过程中没有受到影响,4年之后,他摇身一变,成为中国首个转基因水稻安全证书的团队。

    获得首个安全证书,及转基因水稻在湖北的规模化种植,华中农大一直是舆论关注的焦点,也被认为是转基因水稻种子流出的源头。

    绿色和平称,湖南常德市津市市保河堤镇惠农农资超市的工作人员曾告之暗访的工作人员,其售卖的所谓“抗虫稻”种子正是从华中农业大学购得。而检验结果也表明转基因大米、米制品和种子的品系系Bt63,即华中农业大学研发的品种。

    绿色和平将矛头指出华中农业大学,认为这已不是华中农大张启发团队第一次涉嫌违法转基因水稻的生产和种植。

    华中农业大学生物科学传媒中心表示,迄今为止,华中农业大学没有授权任何一家企业生产、开发、经营转基因抗虫水稻种子,也没有开展或参与任何有关转基因抗虫水稻种子的生产、开发和经营活动。对于目前社会上传言有转基因抗虫水稻种子销售和种植的情况,不排除有通过非法途径获得种子或私自制种的可能。

    张启发在华中农大的作物遗传改良国家重点实验室一名工作人员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转基因水稻有专门的试验区,而且整个过程是可控的。

    环境保护部生物多样性研究首席专家薛达元在接受采访时说,科研单位每年都在试验种地,有时种几百亩甚至上千亩的稻田,收割的种子很多,他们没有那么大的仓库,管理方面肯定存在问题。

    而华中农大的声明提到:武汉市江夏区五里界是生产性实验的实施地点之一。生产性实验过程同样按照农业部转基因生物安全审批书要求进行。2003年和2004年的实验规模均为100亩左右。实验结果显示,抗虫汕优63对鳞翅目昆虫抗性显著,产量相对稳定,农户反映良好。对参与生产实验的农户,我们明确要求实验稻田生产的粮食应就地封存,不能外流。

    薛达元认为,按规定,这些种子要统一处理。但是,现在种植量太大,科研单位根本不会处理,而农民看到既增产又抗虫则会偷偷留种。”他还提到,有些公司用母本的普通稻种与副本转基因稻种杂交,用这种“杂交稻”蒙混过关。

    暴露监管难题

    转基因稻种的流出,至少说明转基因未严格将转基因水稻控制在实验室及试验田中,有可能是实验室到种子市场之间的某个关键环节发生了泄露事件。

    华中农业大学生物科学传媒中心声明同时指出:获得安全证书的两个抗虫转基因水稻品系目前未启动商业化步骤,学校坚决反对任何单位与个人以任何名义非法从事转基因水稻的生产、销售活动。学校呼吁各级农业主管部门进一步加强监管,严格规范稻种制售、田间种植、大米销售等各个环节,切实保护学校知识产权。

    不过,就媒体披露的消息来看,市场上多种不同品种名称和包装的转基因水稻种子都在销售,而且涉及多家种业公司,这显示可能有更多的公司参与到转基因水稻种子的生产和销售之中。

    这与我国转基因研究处于松散状态有关,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周立说,二百多亿元国家转基因重大专项资金,像撒胡椒面一样地分散在不同的高校和科研院所,缺乏统一的集成平台,必然会造成管理混乱。

    周立认为有7种力量在推动转基因,分别是:跨国粮商得利润,外国政府得战略,地方政府得政绩,中资公司得好处,科研院所得经费,国家部门得租金,种粮农民得利益。“不斩断利益链条,转基因种子的扩散就无法控制。”

    云南财经大学顾秀林也指出,转基因水稻商业化一旦启动,已经在中国全面布局完毕的美国生物技术公司孟山都公司就一定会插手。

    王伟康认为,目前科研人员不仅正在造成转基因水稻已经被种植的“既定事实”,将农业主管部门置于被动尴尬境地,加大了依法管理转基因水稻的难度,同时更将公众的餐桌和健康及我国的粮食安全置于危险之中。

    这次转基因大量流出事件也再度暴露了我国转基因生物管理体系的严重漏洞,以及该监管体系所面临的困境。“这种监管模式已被证实无法有效杜绝转基因农作物的违法种植,因为违法种植屡被发现。而监管体系也无法对已经发生的违法种植事件进行惩处”,绿色和平报告称。以张启发为例,尽管2005年张启发经营的种子公司违法,湖北农业厅还发了声明,但张启发能获得2009年的安全证书表明“他的非法行为合法化。”

    世博会拒绝转基因

    中国早在2001年出台了《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但对于转基因物种的研究生产和销售都是由农业部在管。薛达元说:“转基因作物涉及食品安全应该由卫生部管、涉及生物多样性应该由环保部门管、涉及进出口应该由商务部管,但是这些部门统统管不了。”

    “你想想,农业部既要种植,又要管理,那怎么管理啊。”薛达元说,像张启发的团队违法了,但司法无法介入,这是体制问题。

    目前,转基因食品安全问题仍在白热化的争论中,支持和反对的专家各持已见。不过,世博会已经明确拒绝转基因食品,中国科技部官方网站《世博科技专项行动》文章称,世博会在食品安全方面,已成功开发出了快速检测“食品中的病原体、有毒有害物质、转基因成分”等多个食品安全检测产品,并已在上海及周边地区检测机构示范使用。这表明科技部已经将转基因成分跟病原体、有毒有害物质列为严防死守的违禁食品,

    而两湖地区正进入播种季节,如果不召回转基因稻种,更大面积的污染会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