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茶油保健与健康栏目 》信息内页

国际先驱导报:美国全面反思转基因技术

美国的转基因技术已经转向,正从挑战天然和违背自然的发展思路转变到“尊重天然”和“服从自然”的框架中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金微 特约撰稿直言了发自北京、纽约 “我们过去用不了一滴农药就能杀死的小草,如今被转基因转成了对所有农药都刀枪不入的‘超级大草’。”安德森是美国田纳西州西部的农民,从去年开始,他就开始为一种叫做长芒苋的杂草头疼。 

    这种草每天可以长七八厘米,最高能长到两米多,把农作物全都盖在底下,见不到阳光。这种粗壮的杂草非常结实,收割机经常被它们打坏。

      不下十种“超级杂草”正在美国22个州至少上百万公顷农田中肆虐。这些农田的共同特点是,都种植了转基因作物,并且使用了孟山都(美国农业生化公司)的“农达”专利除草剂。 

    如今,除草剂“滋养”出来的抗除草剂杂草布满了农田,农民被迫喷洒毒性更强的除草剂。遗憾的是所有的除草剂对这种超级杂草都无济于事,孟山都说开发针对这些变异杂草的除草剂还需要6年时间。 

   农民不可能等6年,为了除草,他们想尽办法,或者干脆用手工除草,在投入几十万美元代价治草依然无效后,不少农民选择放弃。超级杂草在转基因种植区蔓延,一些耕地被迫荒芜。

      在美国,转基因作物正在脱下神话的外衣。美国科学家表示:转基因作物远没有当初想像的那么美妙,更没有转基因技术公司所承诺的那么神灵。 

    医生提示避免转基因食品 

    美国对转基因的全面反思始于去年,在最近一段时间高潮迭起。 

    2009年5月,美国环境医学科学研究院推出的报告引起了轰动。报告强烈建议:转基因食品对病人有严重的安全威胁,号召成员医生不要让他们的病人食用转基因食品,并教育所在社区民众尽量避免食用转基因食品。

      “一些动物实验表明,食用转基因食品有严重损害健康的风险,包括不育,免疫问题,加速老化,胰岛素的调节和主要脏腑及胃肠系统的改变,”美国科学院环境医学研究院得出的结论是,“转基因食品和健康的不利影响之间不是了无关系的,而是存在着因果的关系。” 

    “越来越多的医生已经开出无转基因食物的处方(给病人)。”世界著名生物学家普什帕米巴尔加在审查了600多个科学期刊后得出结论:转基因生物是令美国人健康急剧恶化的一大因素。 

    对于转基因的的侵害原理,研究院指出:插入到转基因大豆里的基因会转移到生活在我们肠道里的细菌的DNA里面去,并继续发挥作用。这意味着吃了之后,我们虽然不吃转基因食物,在我们体内仍然不断产生有潜在危害的基因蛋白质,“说透彻一点,吃转基因玉米,会把我们的肠道细菌转变成生活着的农药制造厂,可能直至我们死为止”。 

    报告发布后,美国卫生部2009年底也发表科学论文,指明转基因食品可对内脏造成伤害。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调研报告显示,多数民众对转基因持有负面态度和怀疑态度。

      在美国,转基因食品虽然不做标识,但是经过官方鉴定的非转基因食品,也就是天然有机食品都会打上明确标识。 

    来自美国农业部的数据表明,美国有机食品的零售销售从1997年的36亿美元上升到2008年的2110亿元美元,尽管美国发生经济衰退,但有机市场一直蓬勃发展,并导致有机产品的定期短缺。

      超级虫草让政府改口 

    健康之外,转基因作物给农业造成的麻烦也引起了学界和政府部门的关注。 

    今年4月,美国国家科学院发布的研究报告《转基因作物对美国农业可持续性的影响》中,针对让农民苦恼的杂草问题指出,种植转基因作物并没有消除杂草,反而使除草剂用量持续上升,给环境安全造成威胁。

      除了超级杂草,转基因农田里还出现了超级虫。由于转基因作物并不针对次生害虫,这使得一些次生虫渐渐成为作物的主要害虫。而除虫剂让这些害虫有了抗药性,变成超级虫,农民虽然投入更多的药物治理虫害,却仍无济于事。 

    美国国家科学院说:长期实践证明,所谓防虫害的转基因作物种植需要拿出农田的20%套种同类天然作物,以便让害虫“有饭吃”,避免它们成为抗体“超级害虫”。就是说,转基因作物不但没能防虫害、反而促使原本是小虫害的害虫变成“超级害虫”。 

    美国国家科学院的报告用16年的实践事实和统计数据明确说明,长期种植转基因作物会给农业经济带来无法纠正弥补的副作用。 

    一直坚持认为美国农民从种植转基因作物中获益的美国农业部也终于改口,美国农业部的最新统计承认了:种植转基因后,农田作业的燃料成本提高了一倍多、农药的用量超过了天然作物种植、种子成本也大幅度上升。

    最明显的博弈发生在美国司法部和孟山都等种子公司之间,今年4月,美国司法部门介入到重审孟山都等公司对转基因数据进行市场封闭的做法的合法性等案件中。这是美国司法部门首次介入转基因技术的管理事务。 

    一直以来,转基因厂商都以专利权为由,禁止其他任何人或机构“彻底打开”他们的基因数据。不管是做检验还是搞技术改善,某人或某实验室机构要“彻底打开”某转基因数据,就必须事前获得该数据专利所有人的许可。 

    不过这次,转基因公司低了头。在与美国政府部门的博弈中,一直处于上风的转基因公司的风头开始被削弱。 

    新技术顺乎天然 

    美国媒体认为,美国政府已明确提出,第一代转基因作物的种植和应用对人类健康和生态环保有严重的安全威胁,如果现在不马上改变思路和做法,转基因技术很可能就此夭折。 

    事实上,孟山都、杜邦等种子公司早已敏感地感受到了美国官方态度的微妙变化和民众的抗拒怀疑。 

    6月8日,杜邦公司宣布:其子公司开发的“新一代转基因”大豆获得美国农业部与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的批准,并大约将于2012年上市。该公司布告说:这是一个“里程碑”发展,标志着转基因作物开发真正进入了“环境友好”和“保障健康”的发展阶段。

      随后,孟山都也做出反应,表示将推出“新一代转基因”大豆等作物。 

    据了解,“新一代转基因”的思路与第一代转基因的发展思路截然不同,它不植入外来基因,而是关闭或者抑制某些可能会产生问题的基因。“新一代转基因”采用的是基因沉默技术。 

    美国学界以一个比方说明这种基因沉默技术:假如父母有某种遗传病,通过基因沉默技术,让那些疾病的遗传基因在孩子体内处于“关闭”或“沉默”状态,由此达到保健目的,而那样做,并不改变人体原本天然的基因结构。 

   显然,美国的转基因技术已经转向,正从挑战天然和违背自然的发展思路转变到“尊重天然”和“服从自然”的框架中. 

    质疑依然不断

      不过,对于新一代转基因技术,美国舆论并不是全然支持。 

    《纽约时报》在6月12日和20日发表的述评和社论说:十多年的转基因技术产品开发大体无效、没能实现承诺的教训说明,人类还没有完全了解基因功能。即便了解,也未必能开发出利于人类健康和生态环保的技术产品和处理手段。 

    云南财经大学社会与经济行为研究中心顾秀林也不看好新一代转基因技术。她认为生命是自然演化的,不管是“基因插入”还是“基因沉默”,都是干扰生命的微观结构和功能,都违反了真正的生命科学。生命体内所有的基因都处在永远的互动过程中,强化或者弱化它们,后果都是不可预知的。“转基因这条技术路线从根本上就错了,在一条错误的路线上拐个弯继续走,不可能纠正路线上的错误”。 

    “从长期的发展角度看,转基因技术或许最终能给人类带来福利,但谁也不敢和不能保证那一定会发生。”《纽约时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