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茶油保健与健康栏目 》信息内页

勿忘袁隆平:粮食安全就是一场输不起的战争

  勿忘袁隆平:粮食安全就是一场输不起的战争! 

    袁隆平院士呼吁重视粮食安全的话,人们可能已经淡忘。但是中国的粮食被人控制,从而扼住中国人的咽喉的危机却已经开始“秒杀”!容不得中国人视而不见! 

    袁隆平院士呼吁:粮食安全问题时时刻刻摆在我们面前 

    2009年12月04日,新华网,《袁隆平:“粮食安全”是一场输不起的战争 》的报道说: 

    “金融危机总会过去的,可粮食安全问题时时刻刻摆在我们面前。”说到严峻的现状,袁隆平严肃起来,收起了言说超级稻时的喜悦。 

    袁隆平的秘书辛业芸告诉记者,就在几天前,袁隆平翻阅资料时看到一本杂志上有一篇题为“粮食安全是一场输不起的战争”的报道,一句话触到了他的心底,袁隆平捧着杂志就到秘书跟前,激动地指着标题感叹:“说得一点不错,粮食安全就是一场输不起的战争,我们谁都不能小看这个问题!”…… 

    袁隆平……对记者说:“我为什么着急?我们每个人都想一想,谁能养活中国?我们只有靠自己!” 

    如何靠自己?袁隆平说了三条:第一就是严守18亿亩耕地的红线;第二是加大农业科技的投入,提高单产;第三是做好农田基本建设,水利设施、土壤性状都要过关。“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粮食高产要有三个条件:良种、良法、良田。良种是核心,良法是手段,良田是基础。” …… 

    如今,中国的杂交水稻无论是试验水平还是大面积种植水平都在世界上遥遥领先。 

    而对于转基因水稻,袁隆平院士认为:“我个人认为,政府应该特别慎重批准转基因植物商业化。科学家不能完全预知对生物进行转基因改造,有可能导致何种突变而对环境和人造成危害。虽然实验非常成熟,但其对人类可能造成的影响,或许要在未来几代人后才显现。” 

    这些刻骨铭心的话语,作为一个中华民族的子民,决不能忘怀! 

    靠我们自己“养活中国”的底线正在被突破 

    依靠自己“养活中国”,袁隆平所说的三条底线现在已经被突破。

      第一,严守18亿亩耕地的红线——近年来在GDP冲动之下,中国的耕地面积直线下降: 

    来源于《瞭望新闻周刊》的统计资料表明, 

    1998年,19.45亿亩

     1999年,19.38亿亩 

    2000年,19.24亿亩

     2001年,19.14亿亩 

    2002年,18.89亿亩

     2003年,18.51亿亩 

    2004年,18.37亿亩 

    2005年,18.31亿亩 

    按照这样每年平均毁田0.1425亿亩的速度,用不了几年,18亿亩的红线就会突破。虽然中央早就宣布竭尽全力保红线。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在房地产暴利,GDP疯狂,升官发财梦的利益驱使下,眼前就出现了另报整用,改变用途等高超手法骗批用地的事件。还有2010年8月23日,上海法治报披露:8月19日国土资源部举行新闻发布会,公开通报了陕西省西安立丰御海置业公司(以下简称立丰公司)持伪造公文骗取办理用地手续等7宗违法违规案件。2010年05月25日,新华网披露:国土资源部副部长贠小苏透露,全国范围内共清理出2007年10月至2009年10月期间的“未报即用”违法用地案件36872宗,涉及土地总面积61.3万亩,其中,国家级重点项目312宗。……对策法、伪造公文法、暗抢法,无所不用其极地侵吞耕地,耕地还能保得住吗? 

    没有了耕地,粮食自给还有可能吗?依靠自己“养活中国”还有可能吗? 

    中科院院士陆大道指出了一个可悲的事实,“特别是沿海地区的领导,都认为粮食安全不是问题,有GDP可以买嘛。” 这幼稚得可笑,这样的战略物资,你想买人家就会卖给你吗?这些人不是天天高唱“以市场换技术”,以为“有GDP可以买嘛”。买到高技术了吗?连门都没有。其实高官们不会傻到这种程度,一些已经腐败了的官员,心里巴不得的与列强一道“合作”用粮食掐住中国“刁民”的脖子,看这些“刁民”还敢不敢不顺从!这决不是强加于人的说辞。对于官僚的政治权术来讲,控制“刁民”的饭碗比什么手段都强,又简单又易行。中国的新生官僚从一开始就倾全力控制人民群众的饭碗,以便实现对付刁民要硬气的官家理想。刘XX很早就创造了“驯服工具论”,要人民自觉地当“驯服工具”。“自觉”谈何容易!于是他就创造了“大食堂”,全面控制人们的饭碗。粮食一控制,动辄饿饭,不“自觉”恐怕也不行了。当今这种官僚作派依旧。只要看看一面张扬“爱国贼”和“爱国奴”的理论,一面力图为卖国贼、汉奸辩解的大趋势就足够了,无需细说。这些官僚呼吁理性爱国,要人们不要对列强的欺辱反应过激,失去理性。指示国人“做好本职工作就是爱国”;XX中学团委还特地召开了以“做好本职工作就是最大的爱国”为主题的团员座谈会,教育团员只管做自己的本职工作,不要去社会上非理性爱国。当然了,唯有这样,国家大事才能由父母官包办,卖国没商量。这与当初的“莫谈国是”是一个理,没有实质性的区别。这样折腾其实也挺费力气。要是内外勾结,彻底控制了国人的粮食,早就“顺民”大大的,还有这等麻烦事吗?所以说官僚们一贯偏好控制人们的饭碗,那是官僚的本性,并非强加于人的说辞。

      第二,加大农业科技的投入,提高单产——我国农业科技投入仅仅占农业总产值的0.2%,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 

    苏州市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第303号提案,提案人:杨代凤委员。“经过调研,目前一些西方发达国家对农业科研的投入强度(农业科研投资占农业GDP的比重)已超过5%,世界平均水平为1%,我国农业科技投入占农业总产值的0.2%”。 

    仅有的那一点农业科技的投入还被投到了危险的区域里——转基因研究。 

    对此郎咸平教授指出:“2008年中国政府启动‘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的科技专项,这是一个与大飞机研制并列的重大专项。预计到2020年,投入将达到200多亿元人民币,堪称中国历史上资金规模最大的农业科技项目。……转基因带来的巨大风险是我们国家所不能承受的。”(郎咸平:转基因水稻的背后)在具有与列强一道“合作”用粮食掐住中国“刁民”的脖子的官僚心理的作用和巨大研究费的利益诱惑之下,200多亿元中国历史上资金规模最大的‘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的科技投入,实在是风险巨大:在科技界官僚的手中,实行的又是完全不透明的暗箱操作,又有谁能保证为了追求科研“政绩”与非法利益官僚们不会勾结猛山都之类的外来势力,形成内外勾结的转基因控制链条呢?

      第三,做好农田基本建设,水利设施、土壤性状都要过关——水利私有化、市场化的结果使水利设施陷入支离破碎,水价暴涨,环境污染的恶性循环。   

    网友郑风田《水利私有化和市场化——我国“农水”改革改错了方向》一文指出:“长期以来我国水利部门受‘世界银行共识’影响很大。世行通过基础设施贷款、每年的政策报告等途径,多方位影响我国农田水利设施的改革与管理。中国的水利建设和农田水利设施管理近年来出现这么大的问题,管理日趋衰败、与农户用水间的矛盾日益增多的现状,也让人们开始反思‘世界银行共识’的可行性,事实证明:水利资源的私有化和市场化的实行是有一定条件的,政府部门‘甩包袱’式的私有化和市场化行为,将严重损害农村用水者的利益,并带来更多的矛盾和冲突。重庆市2006年遭遇大旱带来巨大的损失,我们曾进行了比较深入的调研,从中发现重庆的问题应该全国其他地方也都有。某种程度上彰显中国现行的水利市场化改革使部门获小利而把所带来的巨大负外部性推给社会的体制问题。 ” 

    网友“一路风尘”则评论说:“水利私有化市场化的结果就是水利设施支离破碎,水价暴涨,环境污染恶性循环。到最后必将会发生因为付不起水费而大量渴死人的惨剧。” 

    总之,目前的现实是袁隆平所说的依靠自己“养活中国”的三条底线即将全面被突破,中国的粮食安全已经危在旦夕。 

    真正的粮食安全危机“粮食战争”正在逼近 

    作为粮食战争的实验战场,首先在中国预演的是一场大豆危机。在这场危机中,中国大豆濒临全军覆没。中国人天天在吃着一种美国制造的叫做“转基因大豆”的慢性毒物!“转基因大豆”也正在破坏着中国的生态环境! 

    1996年春,美国伊利诺伊西部许多农场主种植了一种大豆新品种,这种大豆是移植了矮牵牛的一种基因。这个新大豆品种可以抵抗杀草剂——草甘膦(毒滴混剂)。草甘膦会把普通大豆植株与杂草一起杀死。……转基因技术终于走出实验室和试验田,进入像玉米、大豆和棉花作物的日常耕作。 

    转基因大豆至少具有五大隐患:首先是毒性问题。其次是过敏反应问题。第三是营养问题。外来基因会以一种人们目前还不甚了解的方式破坏食物中的营养成分。第四是对抗生素的抵抗作用。第五是对环境的威胁。在一次实验室研究中,一种蝴蝶的幼虫在吃了含杆菌基因的马利筋属植物的花粉之后,产生了死亡或不正常发育的现象,这引起了生态学家们的另一种担心,那些不在改良范围之内的其它物种有可能成为改良物种的受害者。2000年到2001年,转基因种植区域发现生态环境出现异常获得更多证实,譬如,转基因玉米品种本身尚未发现异常,但其周围野生生态环境出现异常,而转基因甜菜等品种的野外试验显示其本身和环境都发现异常。为此,美国、加拿大、英国和欧盟国家的政府农业部门紧急成立农业生态环境保护工作组,对转基因种植区开始全天候的严密监控措施。2006年,俄罗斯科学院高级神经活动和神经生理研究所科学家伊琳娜.艾尔马科娃博士研究发现,食用转基因大豆食物的老鼠,其幼鼠一半以上在出生后头三个星期死亡,是没有食用转基因大豆老鼠死亡率的6倍。(参考:百科名片转基因大豆)

      但是,中国却让转基因大豆大量进口。请看2006-3-20中国饲料行业信息网的一则报道:“中国政府允许在未来五年将继续进口巴西转基因大豆”:据巴西政府周四晚些时候称,中国政府已经批准巴西可以在未来五年继续对中国出口转基因大豆。……据巴西农业部的国际关系秘书表示,谈判的结果就是中国将会继续允许巴西对华出口转基因大豆。……巴西对中国的大豆出口占到出口总量的25%左右。根据中国的数据,每年进口大豆的30%左右来自巴西。2005年,巴西对华出口大豆总价值达到17亿美元。 

    据《每日经济新闻》披露了跨国粮商通过四步曲轻易地控制了中国大豆——第1步,借“大豆危机”进入。第2步,逐步掌控加工企业。第3步,控制全球原料市常美国等国家从原料上也对中国进行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2006年黑龙江的大豆种植面积比2005年减少25%,2007年又比2006年减少12%。第4步,抢期货市场定价权。由于国际四大粮商垄断了世界粮食交易量的80%,控制了美国、巴西、阿根廷等主要原料市场及全球运输和仓储系统,因此,期货市场的定价权也被跨国资本操纵。中国大豆很快就奄奄一息了。 

    此后更可怕的问题则来自垄断资本对“转基因”的灭绝人性的利用:粮食战争的武器。

      2010年07月13日,《中国报道》:“转基因食品他国遭遇”指出: 

    2009年11月,两个转基因水稻和一个转基因玉米悄然获得由中国农业部下属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颁发的“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使其距离商业化生产仅有咫尺之遥。2010年4月,《小康》杂志社公布的一项面向中国百姓的调查发现,超过四成人认为转基因食品对人体健康“有潜在危害”,近2/3的人倾向于购买非转基因食品;1/3以上参访者认为转基因作物对生态环境“有破坏作用”。事实上,对转基因及转基因食品持反对态度的,不仅仅是中国消费者。 

    ……由于公众的反对,欧盟不得不尊重消费者意见,通过对转基因作物商业化的严格审批及管理机制等,从法律和制度上避免转基因作物和转基因食品。除了欧盟的相关规定之外,一些欧洲国家还特别在本国增加了其它的法律条款或政策措施,以禁止转基因。……消费者和食品企业的反对,促成了日本国内生产者拒绝转基因的决定。…… 

    印度面临的是转基因茄子的威胁和来自孟山都公司的“剥削”;而中国则在同一时期面临着数亿中国人的主粮,大米,被转基因对人体健康的巨大风险,以及整个国家因为专利控制而造成的粮食安全的威胁;此外,中国还可能会牺牲丰富的稻米基因多样性,以及整个生态系统。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允许国民的主粮是转基因食品;即便是在美国,当地人的主粮——小麦,也没有转基因作物。

      2010年07月14日,《中国报道》:“罪恶孟山都?”指出: 

    孟山都与美国政府的友好从里根时期即一直延续。小布什的农业部长安•维尼曼、前国防部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都曾是孟山都下属公司的董事长或CEO。孟山都的董事会中,有美国前商务部长米基•坎特,还有尼克松和里根时期的环保署署长威廉•鲁克尔斯豪斯。和转基因有关的话题,都绕不开一个公司,那就是孟山都。……若借用基辛格红极一时的名言“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了所有国家;控制了粮食,你就控制了所有的人”,那么,孟山……引领生物技术向前迈进一大步,却让更多的国家和民族体会到了不见硝烟的血腥。…… 

    1999年,转基因大豆进入阿根廷三年后,孟山都才要求农民们为种子支付“延期专利费”。农民对此要求不屑一顾。2004年,孟山都宣布,如果阿根廷拒绝承认专利费,它将在进口大豆的地点诸如美国和欧盟强制收取专利费,这意味着,阿根廷商业化农业的出口市场将受到毁灭性打击。2004年底,由阿根廷政府和孟山都达成的“技术补偿基金”开始征收,农户需要缴纳转基因大豆销售额的1%。转基因大豆布满阿根廷的同时,也通过或明或暗的各种方式扩散至巴西、乌拉圭等国,有些竟然是由孟山都及其伙伴公司主动扩散的。2005年底,巴西政府通过一项法律,使种植转基因种子在巴西合法化。巴西政府称,转基因种子的使用已经扩散得如此广泛,以至于已经根本无法控制其蔓延。2006年,阿根廷、巴西、加上美国的转基因大豆,占据了世界大豆产量的81%以上,这个数字使得世界上豆粉喂养的所有动物实际上都在食用转基因大豆。 

    ……更令科学家们痛心的是,2000年孟山都来中国访问,中国送给他们一颗野生大豆种子,他们回赠我们一颗转基因大豆种子。利用我们高品质的野生种子,孟山都生产出了产量更高、出油量更高、抗疾病的转基因大豆。2000年,孟山都向全球包括中国在内的101个国家申请了64项专利,中国用转基因大豆都要向他付专利费……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孟山都现任中国区总裁艾博文(Kevin Eblen)说,中国政府对转基因的态度还是支持的,“目前孟山都在中国处于战略投资阶段,我们在这里的生意非常小。支撑孟山都坚持下去的是中国农业未来诱人的市场预期。”

      蒋高明教授对“转基因”的分析表明,在中国推行转基因作物商业化的本质在于争夺种子的控制权,进而达到控制中国农业的目的。……转基因作物本身并不增产,美国是使用转基因最多的国家,技术也是最先进的,耕地面积还比中国多11亿亩,但美国粮食无论单产还是总产都不如中国。美国粮食单产为125公斤/亩,而中国是278公斤/亩;美国粮食总产仅3.63亿吨,远低于中国5.01亿吨。……一旦使用转基因种子,其他作物都将被灭绝。……转基因种子一旦商业化,以美国孟山都为代表的国际公司将凭借其雄厚的资本,以各种手段,包括合法的、非法的来占领中国的种子市场,中国现有的种子必将会被人为的淘汰。……转基因种子和粮食将被作为武器来攻击中国。夺取种子控制权后,孟山都等公司一方面可以利用其掌握的转基因专利攫取高额回报,把中国农业牢牢钉死在转基因种子上,而中国的农产品市场及其相关产业早已被国际四大粮商所控制。这两者相结合,中国14亿人的吃饭问题将有求于人,再不会由中国人自己说了算。(蒋高明讲座简讯:关于转基因作物商业化种植若干问题的讨论) 

    2009年11月,两个转基因水稻和一个转基因玉米悄然获得由中国农业部下属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颁发的“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的可怕步骤,证实了“中国政府对转基因的态度还是支持的”。 一些政府高官为什么支持转基因呢?有人认为转基因水稻等可以提高产量,减少用药量。第一条不成立,转基因水稻提高产量甚微,远低于袁隆平的杂交水稻,没有现实意义;第二条也经不起试验的检验。于是在虚假借口的背后的粮食战争的阴谋也就暴露出来了。 

    对此,郎咸平教授在《转基因水稻的背后》一文中尖锐指出:“他们还说,‘产量可以增加’我们做了调研,华中农业大学说产量可以增加8%,8%而已。只增加这么点产量,我们却要承受这么多的毒素。而且还有个问题,平常增加8%,但是遇到灾害,比如下雨,干旱,下雨等等异常情况的话,转基因水稻产量的下跌幅度大于一般水稻。因此最后你产量有没有增加我看都有问题。当然了,你们可能说,郎教授,你水平不够,你学金融的谈这个没有说服力。不过绿色和平组织食品与农业项目主任方利峰说,他们广泛收集并且观察到的相关实际案例表明:有个转基因作物减少农药用量的结论为时尚早。 所以在这里,很不好意思的,我把你这个转基因水稻的两个好处一笔抹杀掉了。……现在,我们所生产的稻米都没有问题,因为给你免费用。等真正成了气候之后,他才开始收专利费。现在不收专利费,因为要把中国自主产权的研发全部淘汰出局。等到转基因水稻摆上了我们中国人的餐桌之后,他才开始收专利费。 ”于是就用控制大豆那样的策略,控制中国的粮食!什么时候要饿死13亿中国人,只不过是一道命令的事而已!中国人还能不屈服吗? 

    总之是,中国粮食被美国控制的危险性已经逐步在成为现实。转基因大豆控制的战略预演,很快就会演变成粮食战争的战略性进攻。中国危在旦夕!  

    中国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起来!中华儿女!自己救自己! 

    郎咸平教授进一步指出:“转基因带来的巨大风险是我们国家所不能承受的。……这关系到我们这一代以及下一代的生存问题。”人们也非常清楚,列强控制了中国的粮食,就等于征服了中国,把中华民族变成一群奴隶! 

    因此,国家的主人——人民群众有权知道,用什么来确保,在利益的驱使之下,当事的官员和科技人员不会被收买而出卖国家与民族,充当帝国主义粮食战争的第五纵队? 

   因此,国家的主人——人民群众有权知道,用什么来确保18亿亩的红线不被突破,用什么来保证增加有益的农业科技投入,用什么来挽回水利灌溉工程被私有化、市场化所造成的严重破坏,重新走上正轨? 

    马克思主义认为:工人阶级的解放应当是工人阶级自己的事情。“工人阶级的解放应该由工人阶级自己去争取;工人阶级的解放斗争不是要争取阶级特权和垄断权,而是要争取平等的权利和义务,并消灭一切阶级统治”(《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609页)因而,人民群众的解放应该由人民群众自己去争取。而不是仅仅把自己的事业寄希望于“清官”的全权处理。 

    正如国际歌所唱的那样:“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面对粮食战争的进攻,中国人民应当奋起反击。首先必须先粉碎大豆危机之阴谋,群起抗争,要求国家全面禁止转基因大豆的进口,全面恢复中国大豆。从根本上粉碎列强的粮食战争预演。在此同时奋起保卫中国水稻,特别是袁隆平杂交水稻,要求加强投入继续发展。不许卖国贼暗算!同时立法严禁转基因作物的种植和转基因食品生产与进口,首先是严禁转基因大豆油等转基因食品的生产与销售。同时全民抵制转基因食品,不许用它毒害中华民族!为了子子孙孙!为了中华民族的生存,坚决抗争!自己救自己!